Tuesday, 7 January 2014

做甚麼

「陪我說話。」「你想說甚麼?」

「你現在還喜歡我嗎?」

「甚麼?當然喜歡啦,這個是甚麼問題?」

「我意思是,你怎麼知道你現在跟我一起不是因為習慣而是真正的喜歡我?你知道很多人因為習慣了,不願改變,明明不喜歡,還裝喜歡。」

「哦⋯⋯習慣要一段時間才養成,現在還言之尚早吧。」

「你養成一個習慣要很久嗎?一個兩月已經可以吧。」

「愛情要變得成習慣,一定要有一段不短的安穩日子,兼且沒有了刺激的感覺才會轉化成習慣。」

「那麼,現在還覺刺激嗎? 你怎麼知道這是愛情 ,不是情慾?」

「有需要分得那麼清楚嗎?」

「不是要分清楚,只是兩者是有很大分別,直接或間接影響一段關係能否長線發展。愛那個
人就自然對他有慾望,但對他有慾望的人未必是你愛的人。」

「我不知你怎樣,但是我要愛那個人才會對她產生慾望。」

「你是男人來的,不是慾望先行嗎?」

「這和人品、性格有關,未必和性別有關。」

「那你怎樣知道對我的是愛情?」

「瑪嘉烈在做甚麼呢?」

「甚麼?」

「到了現在,我還是忽然之間會想起你,你正在做甚麼呢?我想這是從心底裡想念一個人的感覺。」

「你想知我做甚麼,你打電話給我, WhatsApp 我就知道,不需要自己在幻想。」

「我並不是要實際地知道你在上班,吃飯或者跑步。」

「甚麼想知道但又不需要實際地知道?」

「這是想念那個人的感覺,一個掛念上的形式,不是一條問題。」

「真的不知你說甚麼。這樣就是愛情嗎?」

「我想這只是對喜歡的人才有的感覺,你不會有這樣的感覺嗎?」

「都會有,所以我會打電話給你,我想知你在做甚麼就真真正正想知你在做甚麼。這就是愛情嗎?」

「如果不是愛情,我不知這是甚麼。」

「如果我們不再一起,你還會有不知道瑪嘉烈在做甚麼?這個問題嗎?」

「為甚麼我們不會在一起?」

「分手咯。」

「你可以不說這兩個字嗎?」

「分手?」

「對 ,可以不說嗎?你可以說分開、不再一起、不再是情侶、你不愛我,但不要說那兩個字好嗎?那不是用來開玩笑的。」

「為甚麼呢?說說而已,又不是真的。」

「好像會真的發生一樣。」

「那會怎樣?」

「我仍然會想 : 瑪嘉烈在做甚麼呢?」

「會想多久呢?」

「不知道,直至你不再美麗吧。」

「你只喜歡我的外表嗎?」

「當然,難道喜歡你的人品?」


瑪嘉烈這一晚失眠,睡不著的時候最喜歡和大衛pillow talk。大衛很不喜歡分手這兩個字,感覺很絕情,不過,當說得出口時,當然是為了絕情; 瑪嘉烈如果再說,他希望她是開玩笑。

1 comment:

Chuikaka said...

有時候分得太清楚也不是一件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