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29 January 2014

殺雞之都

香港除了是「虐待之都」給她再冠一個「殺雞之都」的名堂也是實至名歸。

多年前大家只說「銷毀」雞隻,到了今天傳媒在描述這個行動時都會用上「撲殺」,在意識形態上殺雞行為已然升級。

對「銷毀」一詞最先有印象的就是從林則除「銷毀」鴉片而來的,老師再三強調是「銷毀」不是「燒毀」,燒是吸食鴉片的方法,林則除沒有這癮頭的。

「銷毀」沒有感情色彩,實話實說,不浮誇,用來形容殺雞予人公事公辦的感覺,「銷毀」是公事一則。「撲殺」的層次便高出很多,形神俱在,奮不顧身,殺掉敵人;「撲」字顯英勇,再加一個「殺」字簡直聞到血腥味。「銷毀」尚會覺得情非得已,「撲殺」就是為了保家衛國,仿佛雞隻是危害社會的毒素,人人得而誅之。

要知道被銷毀的雞隻都是無辜被殃及的,一旦發現輸入雞隻有病毒便忙不迭的殺雞,是否代表政府反應神勇,行動神速,看,雞都死光了,功課交了,大家好安心過年。

可能有人會說,雞,橫死掂死,不是被鹽焗就是被豉油,差別是有沒有順應作為食物的命運,那麼受影響的雞農和雞販呢?

那位行政長官說社會長遠來說要考慮是否需要維持吃活雞的習慣,這等如醉酒少女被姦的個案多了,長遠來講少女要考慮是不是一定要醉酒的理念一樣,把責任轉移。

我們不是不能改變吃活雞的習慣,十多年下來活雞的需求已經降低了很多,既然需求已經少了,本地雞農已經可以應付市場對活雞的需求,自給自足,不假外求,尤其不需要內地的,想起也令人振奮,本港終於有一個範疇沒有大陸份。

取締是很容易的,但要取締都應該先考慮不讓內地雞入口,而不是一刀切斷絕活雞同時斷絕本地雞農的生計。


設有第二個家禽市場,如何將內地雞和本地雞分流是一個需要認真研究的課題,一個有承擔的政府應該把納稅人的錢用予改善好過動輒用作散水補償。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