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24 January 2014

撈起 勞氣

馬來西亞,新加坡的傳統賀年食品「撈起」今年在香港風山水起,打開雜誌,行過超市舉目都是酒樓、海味達人們推出的「撈起」宣傳,各適其式,賣鮑魚的撈鮑,賣麵的撈麵,將原本是撈魚生的版本改良,加入更多噱頭,如「鮑撈起」,撈起也不夠,還要包。

終於有一種菜式的恐怖程度能和盤菜比併。

論食法,靜態的盤菜便輸了,盤菜只是十零廿種不同味道食物混合在一起,把食物如堆填區的垃圾般堆起便算,欠了撈起那種互動的食法。撈起的特色是將不同配料切成絲,逐樣加入,每加一樣都說一句喜慶說話,然後一人一對筷子用力將所有食物撈起,撈得愈高,代表來年的運勢愈好,不說還差點以為是獎門人的新遊戲,新年最緊要嘈之巴閉,撈起有這個效果。但是,我真的想知道撈起之後,那個賣相會如何,會不會撈到一枱都係。

論味道方面,我未食過也不打算吃撈起,但聽聞要加入一種甜酸醬伴著一起吃,即是說食物的原味應該會完全被掩蓋,這和盆菜將廿種食物不問因由疊在一起,混成一種獨有的納雜味道不遑多讓。

再論意頭,盆菜盆滿砵滿之意,簡單直接;撈起,撈得風山水起本無不可,但個人來說並不喜歡「撈」這個字,可以出來行,出來做,但出來撈大抵只有偏門和撈女和打正旗號賣西米撈的「許留山」才有這個資格;本著「撈」的心態去做一份工也有兒嬉、混飯吃的感覺,所以意頭上盆滿砵滿已足夠了。


中國人新年要恭喜大家發財,賀年食品也愈發勢利, 西人一句Happy New Year 勝萬金, 真心祝福實在不需要太多花款。

1 comment:

Chuikaka said...

對丫,有時候真心祝福實在不需要太多花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