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7 January 2014

我最喜歡的梅艷芳 - 六

經過一輪改編日本歌的潮流之後,本地樂壇開始重視創作,「烈燄紅唇」大碟,全碟12首歌,有9首是本地作品,當中好歌也不少的。《烈燄紅唇》是由倫永亮作曲,潘偉源填詞,倫永亮的編曲也十分精彩,今時今日一聽到intro,仍可在一秒在認出這首歌。

梅艷芳的歌曲為甚麼比任何歌手的歌曲都立體?就是因為有劉培基的形象設計,每一次的演出一張碟的主打歌都會有一首專為那首歌設計的形象,一絲不苟也不會循環再用,到了今天似乎也沒有一位歌手有近似做法, 著件Valentino 出場已經很俾面,著得靚和形象是兩回事來的,知道嗎?

眾所周知,梅艷芳的身裁一向麻麻,為《烈燄紅唇》而造的那件窩釘low cut  真的大膽又時尚,那個升CUP 效果令人眼前一亮,MV的演出更加令人血管擴張,成為當年一時佳話;不過我不是因為這個效果才喜歡這首歌的。

其他歌曲如《傷心教堂》、《胭脂扣》、《假如我是男人》都是心水選擇,這張大碟還有一首絕對的遺珠 《最後一次》,十分喜歡這首歌,主要因為林振強的歌詞。

北風可否將他急吹到此 教我有存在意義
那怕要承受百載孤獨感給准我和他再見一次 最後一次


硬朗的梅艷芳演繹這種無助的堅持,提昇了歌曲本身的情操,當時聽這首歌會幻想究竟那個想見最後一面的是誰;今天歌迷再聽這首歌,答案十分明顯。


這張碟最喜愛的是《 烈燄紅唇》,興奮贏了傷感。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