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9 December 2013

生蠔約


「陪我說話。」「你想說甚麼?」

「臨死之前,你最想吃甚麼?」

「為甚麼是臨死,不是明天。」

「因為想知你最喜歡吃甚麼。」

「那麼更加應該問明天,由現在到死亡還有一段日子,口味變也說不定。」

「口味到了差不多年紀,應該不會再有太大改變的。」

「真的嗎?現在我的答案是壽司,但是在我未吃過壽司之前,我是抗拒的,怎麼把生魚片放入口,又怕腥,吃過之後便很喜歡,但難保到了我90歲又有新的食物發明,會搶去壽司的位置。」

「你吃了壽司多少年?」

「很多年了,廿年吧。」

「那麼廿年來都有很多新發明,沒有甚麼可以和壽司匹敵吧?」

「嗯⋯⋯都沒有甚麼。你呢?你會想吃甚麼呢?」

「生蠔。」

「哦,這樣子。不打算改變嗎?」

「我不知道,我希望不會吧,到目前為止我還是真的喜歡吃生蠔,生蠔不會令我失望的話,我是一直會喜歡的。」

「但是,遇上令人失望的生蠔的機會是很高的。」

「不會吧,小心點便可以。」

「有時真的不容你小心的,一則生蠔是容易受污染;二則因為太喜歡更加難小心,自助餐有生蠔,旅行時街邊有生蠔你一樣會照吃,要中招的話是避不到的。」

「你那些壽司還不是一樣高危?」

「是危的,不過我沒有萬一遇上令人失望的壽司便不會再吃這種想法。在哪裡吃到差的,臭的便不再光顧,總會有好的,不會因為那些不好的放棄我喜歡的,那是不值得。」
  
「可能我愛生蠔不如你愛壽司那麼多,沒有甚麼食物是不能取代的,次次食,次次肚痾便不吃了。真奇怪,你明明好像不肯定答案是壽司,但說著說著又好像不易改變,你不覺得自己矛盾嗎?」

「不矛盾,我是說我不會因為不好的壽司經驗而放棄壽司,和會不會一直最愛壽司是兩件事。而你,是會因為不好的生蠔而放棄生蠔,和我的理由不同。」

「你說如果90歲時有新發明便有可能取代壽司的地位嘛,這個想法不似你的為人,我以為你一旦愛上了甚麼是不容易改變的。」

「 始終那是口腹之慾,是和味蕾談情, 和食物毋需要誓約吧 ,不會被差的壽司擊倒我對壽司的喜愛,已經有交待。」

「你可以當我是壽司嗎?」

「為甚麼呢?」

「我想你一直都愛我,不會因為不好的經驗離開我。」

「你預備了甚麼不好的經驗給我?」

「不知道,但一世流流長,總有的。」

「如果你是壽司, 我便是你的生蠔。」

「你做生蠔,你不好的話我是會放棄你的。」

「沒有問題,為了不會被你放棄,我便不會做一隻不好的生蠔。」

「真的嗎?」

「生蠔不會說謊。」

瑪嘉烈這一晚失眠,睡不著的時候最喜歡和大衛pillow talk 。有人說「做隻貓 做隻狗不做情人」,瑪嘉烈和大衛呢?做壽司,做生蠔;如果可以一直愛下去便好了。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