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4 December 2013

看日落

「陪我說話。」「你想說甚麼?」

「你喜歡日出,還是日落?」

「日落。」

「你和誰看過日落?令你喜歡日落。」

「和誰看過,沒有關係,關係在和你未看過,有所期待,所以喜歡。」

「你也沒有和我看過日出,為甚麼不期待日出?」

「日出只想起失戀,伴隨失戀的是失眠,眼光光的到天亮,看著日出只覺得傷感加眼瞓。」

「日落不傷感嗎?看著太陽消失,好像畫上句號,夕陽之歌,很sad。日出了結一些事情,但隨即又開始新的一天。」

「對,完結了聶小倩,吸血疆屍,所有屬於黑夜的,包括睡眠。」

「好像很仇視日出,你又和誰看過?」

「這回你說得中,我的確看過一次日出,是不好的經驗,所以破壞了我對日出的印象。」

「說來聽聽。」

「好吧。三句講完,女朋友約我去看日出,我滿心歡喜準備渡過浪漫一夜,誰不知她是要和我分手。」

「真的三句。」

「戀愛都是三幅被,不是你撇人,就是人撇你。」

「日出無罪的,你和我去看可以抺走你的陰影。」

「我還是想和你看日落。」

「為甚麼呢?」

「日入而息,太陽下山後一起回家的感覺應該會不錯。你呢?投日落還是日出一票?」

「其實兩者對於我來說都沒有特別的感覺,我和很多人在不同的經緯度看過日出日落,不覺得特別浪漫和有代表性,跟看一套電影沒有分別,拍拖的一個項目。」

「不會有一次特別難忘嗎?」

「沒有。」

「我想如果我會你看過日落之後,以後看到日落我只會想起你。」

「太誇張。不過,一定要和戀愛拉上關係嗎?我們是不是太過倚賴戀愛呢?自己一個人不可以欣賞太陽嗎?」

「不是不可以,是不會。自己一個找節目可能會想到散步、看電影、去釣魚,不會想到:不如自己去看日落;至少,我不會,有些活動是屬於情人的。」

「一個人無論以為自己可以如何獨立,戀愛來的時候便會鬼迷一樣,被上了身,甚麼也要和那個拖友一起做。」

「對呀,總有鬼迷的時候,但且看可以迷得多久,隔了一段時間又會有聲音傳出需要屬於自己的空間。」

「戀愛無聊吧。」

「那我們甚麼時候去看日落?」

「你不怕你只是其中一個和我看過日落的人嗎?你未必可以帶來與別不同的日落回憶。」

「姑且一試,但我的日落回憶從此美麗起來,這才是重要。」


瑪嘉烈這一晚失眠,睡不著的時倒最喜歡和大衛pillow talk 。瑪嘉烈不喜歡看太陽,她比較喜歡看月亮,看著月亮的時候,她覺得月亮也在看著她。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