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29 December 2013

我最喜歡的梅艷芳 - 壹

和朋友說起要選十首最喜歡的梅艷芳歌曲,好像十分有爭議性的樣子,這些題目其實沒有甚麼意義,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有甚麼好比較?不過,明天就是梅姐逝世十周年的紀念日,以這個題目寫一寫,分享一下,懷念一下,介紹一下吧。

我定的篩選規則之一,每張大碟只可以選一首,因為這樣可以盡可能概括每個時期的 Anita Mui, 又不是選至尊大碟, 總不能一張大碟霸了三個位,開始吧。

先作利申,在梅艷芳勝出新秀的那一刻我是覺得有點勝之不武,當年她已經是個職業歌手呢,而且女歌手不是應該陰聲細氣的嗎,怎麼來個小鳳姐翻版呢?

其後,TVB拿到了《IQ博士》的播放版權,搞了一個猜猜誰唱主題曲的遊戲,我也有費煞思量地猜一猜,還記得我有很自信的對小學同學說:那把聲音是陳復生。結果竟是梅艷芳!實在有點驚喜,怎麼小鳳姐可以那麼鬼馬呢?不過仍然沒有喜歡的感覺。其後的《赤的疑惑》,《赤的衝擊》,並沒有因為這兩首山口百惠的歌改變對梅艷芳的觀感。

真的迷上梅艷芳一定是從那個戴著墨鏡,mark  哥褸,結領帶的中性形象開始,那是耳目一新,女歌手為甚麼那麼有型呢?從小到大那些女歌手都是斯斯文文,這種交叉性別的形象在當時的香港樂壇來說是前無古人,對一個中學生來說也是一個新思維,於是我最喜愛的梅艷芳歌曲也應該從《蔓珠莎華》大碟開始,雖然《心債》是一首好歌,但是怎麼說當時也未喜歡蓄著蘇德華髮型的梅艷芳,故此也不把《心債》放進十大之列。

這張大碟有兩位候選佳麗,分別是《似水流年》和《夢幻的擁抱》,而最先喜歡的是《夢幻的擁抱》,其中一個原因是那時候聽到改編一些自己熟悉的外語歌的特別有親切感,而當時我也和很多少女一樣瘋狂的喜歡 WHAM,《夢幻的擁抱》改編了”Careless Whisper “ 中文歌詞和原裝有若干相似的地方,一聽便喜歡了 。梅艷芳現場表演這首歌的時候扭吓扭吓, 一邊唱:與你跳舞我自願 和別人沒法跳得自然⋯⋯  很誘人。

《似水流年》是電影《似水流年》的主題曲,導演是嚴浩,不錯,就是那個在報章上為大家介紹布緯有甚麼好處的那個嚴浩。這首歌是由喜多郎作曲,鄭國江填詞,《夢幻的擁抱》也是由他填詞的。一首成功的歌曲是可以令人看到有關的情境便想起它;現在或以後,看到海,還是會想起「望著海一片」,再舉一例就是看到飄雪的時候會想起「又見雪飄過」。

從心理和生理的方面去看,這首歌絕對只屬於梅艷芳,那種自然流露,沒有修飾的滄桑是從生活經驗積累下來的,有梅艷芳那個成長背境,自能演繹出那種看著時光流逝的無可奈何,這是心理上的天衣無縫;生理方面,試想想《似水流年》唱高八度也不是這一回事,有些旋律,有些題材只適合低沉的聲線,出谷黃鶯是不配唱的;所以我也反對某些歌手到沒甚麼好做的時候便把歌曲重新編排,重新演繹,成功的例子少,成功破壞的例子多。


那麼《夢幻的擁抱》還是《似水流年》,這個選擇題比在大家樂揀焗豬扒飯和咖哩牛腩飯容易,答案是《似水流年》。

3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似水流年》,經典中的經典。

江郎 said...

“所以我也反對某些歌手到沒甚麼好做的時候便把歌曲重新編排,重新演繹,成功的例子少,成功破壞的例子多。”

極之認同!!今早我在分享梅姐的歌曲時才寫感想説:她唱別人的歌也能唱出她的味道。別人唱別人的歌,免不了總是刻意區分,口水歌就是口水歌,怎改怎編不還是口水歌?她唱別人的歌,總是原汁原味但又有梅艷芳的feel~因為她不是來賣弄歌唱技巧的,她只是來唱歌的,純粹的唱,投入的唱,舉手投足都是真我的魅力。

偶然發現這十篇寫梅姐歌曲的文,喜歡你的幽默解說,希望能看到你多寫她。

南方舞廳 said...

謝謝,你也多寫她。梅艷芳是需要讓人記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