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28 December 2013

愛火花

「你問過情人最愚蠢的問題是甚麼?」

「當年有個小女朋友要和我分手,我們在電話聊了一整晚。我完全不明白,都要分手了還有甚麼好聊,到了最後我問了她一句:你還愛我嗎?她很快便答:不愛了。她這樣一答,我立刻後悔問了那個蠢問題,人家都要和你分手,當然是不愛啦,還問?」

「那為甚麼還明知故問?」

「賤格囉,不到黃河心不死,一定要看到死亡證,聽到一句:「不愛。」,才捨得走開,架是自己丟就是這種,很蠢;更蠢的是問這問題的時候,心裡還有一絲希望,是不是蠢得很全面?」

「我曾經問過人, 是不是無論發生甚麼事 都會愛我?這個問題也十分蠢。」

「你這個問題很正常,很多女人都會問,不蠢。」

「問題本身不蠢,但是背後的想法蠢。類似這些問題得到的答案都是: 愛、會、好,難道會說不會嗎?只不過是自己想聽到一些漂亮的謊言,明知假的,但愛聽,自己騙自己就是蠢。」

「想令自己有安全感,也不算甚麼蠢事。」

「這幾乎是沒有可能發生的事,怎會要求一個人無論發生甚麼事都愛自己?難道我欺騙他,他也會愛我嗎?但是,情到濃時當然甚麼甜言蜜語也說得出口。我現在問你王菲和我,選哪一個? 你一定會選我,但是你心一定在想王菲。」

「吓?不是嘛,為甚麼會有王菲出現,我不喜歡她的,太出世了,怎及得上你平易近人?有時你要相信這些不是為逗你高興才說的話,情到濃時眼中只有你,說的當然是真心話。你是疑心太大,還是對自己沒有信心呢? 」

「我是比較清醒。情到濃時說的真心話,但是未必可以持續到以後。」

「 應該先享受了這一刻的火花, 想得太遠,火花也錯過了,多麼不值得。再說,火花也只是燒一會兒,要好好看清楚才對。」

「火花一定會燒光的嗎?」

「當然啦,不會每時每刻都在熱戀。」

「燒光了然後怎辦?」

「火花燒光了便再去斬柴,然後鑽木取火,再燃燒火花。」

「甚麼?」

「再去經營下一場火花。」

「一定要經營下去的嗎?」

「也不一定的,但我看你似乎都需要很多火花很種,不可以太快歸於平淡。」

「不要裝作了解我,我不需要很多火花,而且兩個人之間的化學作用,是不能刻意製造的。」

「未必是刻意營造,但是一段關係裡面,一定要有一個人比較落力。」

「那個會是你嗎?」

「你這個又是明知故問的蠢問題了。」

「想聽你的甜言蜜語。」

「那你多點問,我多點說。」


瑪嘉烈這一晚失眠,睡不著的時候最喜歡和大衛pillow talk 。瑪嘉烈和大衛之間的火花可以燒多久呢?瑪嘉烈一點也不擔心,大衛一定有方法的,但瑪嘉烈更希望的是她可以和大衛細水長流。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