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26 December 2013

捐給你

「陪我說話。」「你想說甚麼?」

「怎樣才算擁有?」

「怎麼你的問題愈來愈難答?」

「因為總覺得,得到了但不覺得擁有。」

「得到但不是擁有⋯⋯那首先要定義甚麼是擁有?」

「所以我問你。」

「可以這樣理解,我得到你,代表我擁有你,因為照常理你不會同時被我擁有,又被其他人擁有。」

「我不是這樣想的,我得到你,但不代表我擁有你整個人,你還會屬於你的朋友、你的家庭、你的事業,我只是得到和你一起戀愛這個部份,所以我沒有擁有你的全部。」

「那麼再要定義,一定要擁有全部才算擁有,還是擁有一部份也是擁有。我的定義是,擁有不必要全部,也不可能全部;和你戀愛的這個部分是屬於我的,我們共同擁有這個情侶關係,這絕對是擁有的一種。」

「不可能擁有一個人的全部,不算擁有,正如階段性成果不是成果,成果應該是100%的。」

「你這個要求應用在物件上比較好,拿得到,捉得著;無形的東西,沒有可能全部擁有的,思想是沒有體積的。」

「我明了,即是得到那個人不代表得到他的心就是這個意思。」

「 愛是為了快樂,一旦覺得自己擁有了便一天到晚擔心會失去,於是一天到晚想辦法將這種擁有延長, 擁有是一種負擔。」

「愛是為了快樂,我愛你,但不能擁有你或被你擁有,怎會快樂?」

「除非那個是奴隸,否則人是獨立的個體,沒有可能整個人屬於你,再說愛一個人不代表擁有一個人,若果有人對你說,他是屬於你的,你也不要相信。」

「你沒有覺得擁有我嗎?」

「這種想法,偶然拿來氹自己高興還可以,我擁有瑪嘉烈,多高興呢。但是,自己高興完便算了,想擁有是注定會失望的。」

「這真的不像你,我以為你是很勇敢的。我曾經覺得,我裡裡外外都是屬於某人,那種感覺很實在,每一個細胞都好像有了發揮的空間,有了依靠。」

「後來呢?」

「後來,真的如你所說,我覺得自己像他的奴隸。但是,沒有百分百的付出,又不夠痛快。」

「對,痛快,快樂之前是痛。那麼,你覺得你擁有我嗎?」

「你是我的,而我不覺得這是負擔,而很明顯你覺得擁有我是一個負擔。」

「被你擁有比擁有你更快樂,我只需要愛你,不需要擁有你。」

「愛就要想擁有。」

「那是滿足佔有慾。」

「難道你沒有?」

「有的,但我一旦想佔有一個人,我會變我很麻煩的。」

「那我是不是很麻煩。」

「是的,不過我喜歡。」

瑪嘉烈這一晚失眠,睡不著的時候最喜歡和大衛pillow talk。瑪嘉烈知道自己的佔有慾十分之強,難得大衛肯將整個自己捐給她,但是對瑪嘉烈來說又少了點挑戰性。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