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16 December 2013

變色龍

「陪我說話。」「你想說甚麼?」

「你有沒有去過時鐘酒店?」

「甚麼?」

「時鐘酒店。」

「沒有。」

「真的沒有?」

「沒有很出奇麼?」

「如果女朋友叫你去,你去不去?」

「不會有這樣的事吧,第一那方面很少女性做主動,至少我沒有遇過,就算有的話為甚麼不回家,又就算無家可歸也可歹去找一個正經的酒店,不需要淪落到去時鐘酒店吧。」

「去時鐘酒店很淪落嗎?」

「 先不說那些床的衛生程度,去時鐘酒店不會覺得男朋友變了嫖客,自己變了妓女嗎?這些場所只適合進行性交易,怎會適合情侶?」

「那是另一種情趣吧。」

「你去過嗎,何情趣之有?」

「很多年前去過一次。」

「甚麼?沒有場地嗎?」

「不是沒有場地的問題,是有一種扮偷情的感覺,很刺激。」

「哦,你喜歡角色扮演遊戲。有沒有扮醫生和護士?」

「這是兩回事, role play 和偷情是不同的。」

「偷情是你的role play ,你不是真的偷情,你是偷偷摸摸去開房,怕撞見熟人當偷情。」

「哈哈,你很不滿意我去時鐘酒店嗎?」

「污糟。」

「哈哈,有些高級一點不會污糟。」

「精神上的污糟,為甚麼不找家酒店?」

「都說就是喜歡時鐘酒店的氣氛,用完即棄,很爽快的。」

「是你要去開房,還是對方要?」

「當然是對方提議,我覺得這個建議幾大膽,又沒有試過便試試吧。」

「甚麼人會提議和女朋友去時鐘酒店?」

「嚴格來說,我當時不算是他的女朋友。」

「甚麼?不算女朋友都上床?」

「又有甚麼問題呢?」

「性和愛是可以分開的,不是說可以和陌生人上床,但約會了幾次,上床像是其中一個約會的節目,都是溝通的一部份。」

「你的思想都幾前衛。」

「怎會是前衛,只是不保守而已。」

「我不能和只有幾分喜歡的人上床,一定要十分喜歡才可以。」

「可能本身只得幾分喜歡,但是上完床之後會十分喜歡呢?」

「那只是情慾堆積出來的好感,情慾不應該佔喜歡一個人的太多分數。」

「那你喜歡我,不包括喜歡跟我上床麼?」

「當然包括,但不是令我愈來愈喜歡你的原因。」

「如果那是我愈來愈喜歡你的原因呢?」

「不會吧⋯⋯」

「甚麼令你愈來愈喜歡我呢?」

「可能喜歡你咄咄迫人吧。」

「如果我說想跟你去時鐘酒店,你會嗎?」

瑪嘉烈這一晚失眠,睡不著的時候最喜歡和大衛pillow talk。事實是,瑪嘉烈根本沒有去過時鐘酒店,為甚麼要撒這個謊,她也說不出,可能是她想大衛覺得她不是一個太認真的人,這是保護自己也是保護大衛。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