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2 December 2013

心中劍

「陪我說話。」「你想說甚麼?」

「你有沒有試過爭女仔?」

「怎麼爭法?」

「從別人手中搶過來。」

「橫刀奪愛?我可沒有這把刀。」

「找到喜歡的,你不會爭取嗎?」

「幸福要爭取,我是明白的,但並不是從別人手中搶過來,奪人所愛恐怕有報應。 信不信由你,有緣的話,那些所謂競爭對手機便會自自然然消失的。況且,我連追女仔也有所保留,何況要搶?」

「不是嘛,你沒有追我嗎?愛情不會無端端在石頭爆出來的,有些人不主動出現在面前,根本不會有機會認識。」

「你是例外。主動走出一步已經夠,對方有意思的便會有反應,沒有意思,主動多少次也是沒有用的。」

「不是的,有些女子喜歡扭毛巾,扭呀扭,扭多兩扭便有興趣。」

「 我沒有這種耐性,對一個人的興趣可以培養出來的嗎?」

「可以的,就算真的天生一對也不會一下子感覺到, 我也試過一開始便打得火熱,是他了,是他了的,過不了幾個月又發覺好像欠了點甚麼⋯⋯有一些,起初感覺好像一般,但慢慢相處下來,又會發現原來很投契;所以說不定的。」

「你有沒有試過一見鍾情?」
「嗯⋯⋯好像沒有。可能我的喜好都十分飄忽,不同階段便認識到不同的人,我想像不到由15歲到50歲都和同一個人一起會是一件怎樣的事情。」

「如無意外,人是會一直成長的,15歲認識便由15歲一起成長。」

「說的容易,有許多人長高不長腦,最好就是在不同階段認識不同的人,比較有效率。」

「那不是辦法的。」

「我也想一直相愛,如果緣份安排是一直要和不同的人談戀愛,我也沒有辦法。」

「又不必要那麼消極,可能我們可以一直相愛呢。」

「如果有一天有人把我搶走了,你會把我搶回來嗎?」

「這樣子的話,我唯有出手。」

「又說不去搶?」

「那不同,不是我搶別人的,我只是拿回我應得的。」

「如果我已經變心呢?就算搶了回來,得到人,得不到心。」

「假如是這樣的話,我便不要了。」

「那麼容易放棄?」

「老實說,你想我放棄還是不放棄?我可以配合你的。」

「不知道,等有人把我搶走,我再告訴你吧;你會不會為我和別人大打出手呢?」

「吓?你看看我的樣子,知我讀過書,怎會和人打架,我手中無劍,心中有劍。」

「如果我告訴你我喜歡情人為我爭風呷醋呢?」

「怎麼?看到男人為你打架你會興奮嗎?」

「有一點點成功感。」

「瑪嘉烈。」

「甚麼?」

「有相熟泰拳師傅介紹嗎?」


瑪嘉烈這一晚失眠,睡不著的時候最喜歡和大衛pillow talk。 瑪嘉烈不必看到大衛和別人大打出手也知道自己的重要性,因為她感覺到大衛心中那把劍。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