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3 November 2013

一時間

「陪我說話。」「你想說甚麼?」

「如果你懷疑我出軌,你會怎樣做?」

「旁敲側擊,細心觀察,時機成熟,捉姦在床。」

「那麼有策略嗎?你不會直接問我嗎?」

「十個有十個出軌的人都不會承認的,有甚麼好問?要問自己,若果出軌是真的,自己可以接受嗎才是正經事。」

「當然不可以接受啦。」

「那麼簡單麼?如果你很愛那個人呢?如果你們的感情已經十分深厚,大家的生活已習慣了有大家,而出軌可能只是一時間的意亂情迷,你會怎樣?分手嗎?」

「我最討厭就是聽到那些一時間的迷失,一時間的誘惑,人之所以是萬物之靈就是因為有自制能力。為甚麼要因為自己一時間變了畜牲而要伴侶suffer?可能就是覺得大家的人生都習慣了對方的存在,生活上千絲萬縷,感情上又投放了那麼多青春,怎會那麼容易分手?於是便放膽去迎接那些意亂情迷。」

「對,有些人就是給對方看穿,飛不出五指山,還跟你保持著那段關係,已經是交了功課。如果你懷疑我有外遇,你會怎麼做?」

「問你。」

「你寧願我認還是不認?」

「我想要知道真相。我想要知道為甚麼你會出軌?你怎樣看我們的愛情?你想怎樣?」

「你不想我繼續欺騙你嗎?承認可能根本搏分手,不認可能還有轉機。」

「轉甚麼機?先出軌的人是拿著破壞感情的主動權,應該本著沒有轉機的心情態去偷跳。被發現了,不承認,原因是希望感情有轉機?有沒有那麼荒謬?」

「就是那些一時間的意亂情迷。」

「就是不負責任。」

「這樣說你是接受不到伴侶一時間的錯失嗎?錯一次也不可以?」

「你接受到嗎?」

「如果很愛那個人⋯⋯我想不應該那麼容易便分手⋯⋯」

「即使讓自己受傷害,即使對方把你視作理所當然?」

「愛需要犧牲,有時就是要犧牲自己的快樂。」

「如果得不到快樂,為甚麼還要愛下去?」

「犧牲自己的快樂,換到對方的快樂。」

「你接受到伴侶出軌?」

「我不知道,我希望不需要考慮這回事,你最好別偷跳呢。」

「我不會,如果我發覺我愛上了其他人,我一定會告訴你。」

「想真一點,你說得出口嗎? 『喂,我變心了。』你不會找其他的藉口嗎?例如性格不合,沒有感覺,諸如此類;又或者那只是一時間⋯⋯」

「⋯⋯一時間的意亂情迷。」

「對,可能你和那人上完一次床,愛完一個星期之後,還是覺得我最好呢?那實在不用太快告訴我你愛上了別人。」

「似乎你不太喜歡知道真相,寧願你的伴侶欺騙你。」

「如果真的愛那個人,總會有quota 留給他的。」

「你有多少quota  預留給我?」

「你需要嗎?」

「很難說的,你知道有太多一時間的⋯⋯」

「⋯⋯意亂情迷⋯⋯」


瑪嘉烈這一晚失眠,睡不著的時候最喜歡和大衛pillow talk ,為一個人意亂情迷的感覺是充滿誘惑的,大衛很清楚,他知道他對瑪嘉烈的意亂情迷絕對不只一時間的。

1 comment:

路人甲 said...

說出了我心底的說話...多謝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