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29 November 2013

共患難

「陪我說話。」「你想說甚麼?」

「如果我有絕症,你會怎樣?」

「都叫你不要看那些On Call 38 小時,還要看得那麼投入。」

「是On Call 36小時才對。」

「是但啦。你有絕症,你會告訴我嗎?」

「你又說得對,我可能會扮變心,和你分手,不告訴你。」

「你還看韓劇,真的中毒了,你會自己躲上深山等死嗎?」

「說不定的,不想給你負累。」

「你太看得起絕症,現今科學昌明,轉眼會醫好,況且有完善的保險,想成為負累沒那麼容易。」

「心理上的負累,沒保險吧?」

「心理上的負累⋯⋯我想像不到會如何?擔心你不會是負累,如果你覺得你的情人遇上不如意的事情,對於你來說是負累,你根本不愛他。」

「又未至於不愛,不太愛吧,要不也不會出現大難臨頭各自飛這句說話。」

「仆街是總會有的,我也聽說過有朋友發自己有腫瘤,告訴了情人,那位情人隔了一天執了包袱,走得無影無蹤。」

「真的嗎?那麼激動?」

「應該是有精神病,一點刺激也受不了,都好的,明知自己受不了,一走了之,總好過給你一起共患難的希望才走人。」

「你會不會也經不起這些刺激?照顧病人是很煩的,花時間不特止,心裡,腦裡也沒有空餘的位置。」

「我的精神容量是很大的,擔憂你的身體比擔心你會愛別人更有意義。」

「你寧願我生病也不想我出軌?」

「不是說寧願你病,只是有時會想,一對戀人若果有一點這些小風浪,小障礙是好的,人一飽暖便思淫慾,生活上順風順水便會身痕心癢;當然有種更差的是不飽暖也思淫慾,有些小不幸可能可以禁住那些身痕的細胞;有依賴愛人的需要便不能逃走。」
  
「寄望上天會降下霉運來幫你留住情人,說起來我也有過這樣的想法。以前發覺大家感情一天比一天平淡,他的心又好像不在我這兒,我有想過希望他生意失敗,那麼我們就有機會從患難之中重建這份感情。」

「要去到ok絕望的階段才有這種想法。但是,你要有負擔得起的能力才許這個願,萬一給你夢想成真,他真的生意失敗,破產,問你借錢,你肯定自己會借才好。」

「我會的,對於很愛的人,只會千方百計把他留底,怎會介意這些。你會不會製造一些令情人需要你的需要?」

「這種需要難造過iphone8 ,況且情人因為需要你才留底,愛極你都有限。」

「需要你有甚麼不好?需要你的愛,需要你的支持,需要一個人是構成愛上那個人其中的一個原因, 阿貓,阿狗,菲傭愛你,支持你,和你愛的人給你支持是不同的。你不需要我嗎?」

「需要。」

「你需要我,那麼愛不愛我?」

「愛。」

「就是這樣。」


瑪嘉烈這一晚失眠,睡不著的時候最喜歡和大衛pillow talk。愛一個人只希望他愈來愈好,太愛一個人則說不定,瑪嘉烈暫時不會希望大衛生意失敗。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