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28 November 2013

有心事

「陪我說話。」「你想說甚麼?」

「你有沒有心事?」「甚麼心事?」

「我覺得好像不太了解你,你很少把心事說給我聽。」

「甚麼類型的心事?」

「收藏在心裡的事。」

「我真的沒甚麼心事,可能覺得那些都是少事一則,不開心的事情也不想告訴你。」

「你最常告訴我的就是遇上那些在車內剪指甲,大聲講粗口的乘客,每次你告訴我這些,我也很開心,聽你一味鬧,鬧完又沒事人一個。」

「對,遇著那些人渣,真的要發洩一下,只要我和你起勢鬧,鬧完又舒暢了。」

「其實我一句說話都沒有說,你是但撥個空號也可以。」

「那又不能,我知道電話裡頭的是你才會大聲鬧的。」

「真變態,當我的耳朵是出氣袋。」

「你知道我最喜歡跟你談甚麼嗎?」

「甚麼?」

「最喜歡聽你說家裡的瑣事,貓怎樣,老鼠怎樣,還有一家人吃飯時,如何分工合作,誰負責洗碗、碗、爐。」

「那麼古怪?」

「我覺得很親密才會說這些,你每每說這些我便覺得我們的關係又近了一些。」

「做得另一半總要有分擔煩惱的能力,如果我不把心事告訴你,你會怎樣?」

「 分擔煩惱是一定的,但是心事有不同的層次,做愛侶可能未必需要甚麼都知道,你只要把你想告訴我的告訴我便可以,不需要用心事來換感情,兩個人相處最重要的是舒舒服服,時刻要擔心對於方會不會不快樂是件煩事。」

「但是,我想把你的心一層一層的撕開,看看裡面有些甚麼。」

「沒甚麼,都不過是你。」

「我真的不相信,一個人心裡怎會得一個人。」

「你心裡有很多人的嗎?」

「嗯⋯⋯不算很多,但不會只得一個,只不過心中的核心只得一個。」

「即是心裡有很多路人?那些是甚麼人?」

「那些曾經住進過我心裡的人,有的曾經在核心,有的在周邊,間中他們又會和核心那個人交換一下位置。我不知道你會不會這樣,就算我跟你一起,你在我心中的核心,但是有時候,我會把你換出,讓出那核心的位置給其他人,不是代表我變心,可能只是換一剎那,你明不明白?」

「人的心其實很複雜,尤其是愛上一個人的心,他愛你幾多,你愛他幾多,他愛你多還是你愛他多,算著算著,很心煩的,久不久,抖一抖, 我想我明白的。況且,懷念一下舊情人,又是人之常情。」

「但是,你說你的心裡只有我一個,你還有懷念舊情人嗎?」

「我和你不同,懷念是不需要上心的。」

「就算懷念我,也不上心嗎?」

「瑪嘉烈。」

「甚麼?」

「你在家裡吃飯,先飲湯還是先吃飯?」

瑪嘉烈這一晚失眠,睡不著的時候最喜歡和大衛pillow talk。一個人的心,怎會只得一個人?不過瑪嘉烈肯定大衛心中的核心只有她,縱使她不知道他的心事。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