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27 November 2013

北極光

「陪我說話。」「你想說甚麼?」

「聽說今年的北極光最漂亮。」

「我去年也聽說去年的北極光最漂亮,銷售技量對不對?像每年都說今年的大閘蟹最爆膏一樣。」

「你可不可以浪漫一點?」

「我本身是很浪漫的,但也是一個精明的消費者。」

「錯過了,不知等多久才會有這麼漂亮的北極光。」

「這些天然現象究竟有甚麼吸引?我常常不明白,看過了又怎樣?嘩嘩嘩,然後拍照,很美很美,再然後呢?」

「 那是體驗,是回憶的一部份,天然現象,可一不可再,知道大自然的偉大,就會發現人類是如何渺小。」

「看這些大自然奇境,應該幸幸福福地去看,如果和你去看,我會覺得那北極光的價值會大一點,但是和你一起,看甚麼,不看甚麼又好像沒有所謂。」

「為甚麼你不可以獨立的一點去看世界?一個人看自有一個人的體會。」

「我看世界有我的方法,我相信不看大自然,世界還有很多智慧可以發掘;不是因為你,我根本沒有興趣接觸大自然,大自然應該感謝你,你令它們多了一個用家。戀愛是這樣的,都是擴闊視野的一部分。」

「我是不會勉強你的,不看便不看吧,錯過的是你。」

「才不會,要本身想擁有那件事而得不到才算錯過。」

「那麼,你是不會和我去看北極光,對嗎?過了今年,真的沒那麼漂亮呢。」

「 北極光還未滅絕,今年不去,明年,後年一樣會有, 一定要看到最美麗的嗎?再說,能否看到最美的北極光,氣候,時間,方位都很重要,要看緣份。」

「有機會放在面前,當然要把握機會看最漂亮的。」

「永遠不會知道你看的是否最漂亮,可能你眨眼的一剎那,那才是最漂亮。」

「你很掃興呢。」

「你有錯過了甚麼如現在幻想著自己會錯過的北極光般惋惜嗎?」

「好像沒有。」

「你沒有錯過生命中如北極光的人嗎?」
  
「 人當然遇過不少,但是沒有錯過不錯過的, 如你說,要本身想擁有那件事而得不到才算錯過,可能我不想擁有他們,他們也不想擁有我;至於牽不牽掛,過了一段時間便無牽無掛;但甚麼是如北極光的人?」

「 看過之後,一直牽掛的人,萬中無一,罕有非常;有時他們停留一會兒,有時停耐一點,總之他們停下來的時候,你的人生像給北極光籠罩一樣。」

「那麼你又有沒有錯過呢?」

「北極光是不會停留的,用心看過,也不枉了。」

「我算不算是北極光?」

「當你離開之後,我會把你撥入北極光類愛人,而且排第一名,好嗎?」

「那誰是第二,第三,第四?」

「沒有誰,你是唯一的北極光。」


瑪嘉烈這一晚失眠,睡不著的時候最喜歡和大衛pillow talk。瑪嘉烈覺得大衛是故意的,因為無論日後她會和誰去看北極光,她也會想起大衛,一個把她歸類為北極光情人的前度愛人。

3 comments:

dee dee said...

我都有同人講過話一齊去睇北極光。散左都有諗過不如一個人去。戀愛其實有時真係幾無聊。

Anonymous said...

那是一個美麗得要帶淚觀看的天地......跟愛人看美境是世上難得的幸福,不是浪漫不浪漫,是愛惜生命,感恩擁有的表現!但願人皆懂愛!

btw, is 故意 not 固意

南方舞廳 said...

dee , 是最無聊。

anonymous, 唔該,我都覺得有啲唔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