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24 November 2013

燒烤夢

有些事情,過程永遠比結果美麗,例如BBQBBQ雖然叫做燒嘢食,但實際上它的美麗不在於食物,而是在於事前的幻想,準備的過程。 邀約的時候,每個人都是興緻勃勃,有人要求燒蜆,有人要求乳豬,幻想塗上蜜糖的雞翼,它的金黃色會有多美。但是,到是真正BBQ的時候,會行近燒烤爐的只有一兩個人,其他的人都只是旁觀,然後在離爐十尺的地方喝酒聊天。

大衛對BBQ有一種難以言喻的熱情,他就是會走近燒烤爐的少數人,大衛尤其擅長於對付雞翼。BBQ一定要用全翼,只燒雞中翼實在太沒難度,他還有一個個秘技, 就是能夠一下手勢便把整只雞全翼貼貼服服地插上燒烤叉,似乎他與生俱來對雞翼的結構和燒烤叉結合時的節奏,有一種如庖丁解牛般的瞭如指掌。由於所有少女都怕拿著生勾勾的食物,也怕萬一錯手叉錯自己塊面,所以大衛這一門手藝,曾經迷倒不少女同學。

對於BBQ的食物,大衛沒有甚麼偏好,唯獨是不喜歡燒丸,那些丸類明明是應該烚的,怎會拿來燒?那些丸要不燒得焦了就是燒得半生熟,如果丸可以燒的話,為甚麼不燒蝦餃燒賣?
大衛終於等到這一天,氣溫終於降至攝氏20度以下,他終於可以約瑪嘉烈去BBQ

兩個人去BBQ?不是很戇居嗎? 但凡原本屬於一班人去做的事情,改由情侶去做,事情立刻會變成浪漫,兩個人在球場踢足球、兩個人唱K、兩個人去BBQ,大衛覺得這些事情實在是太浪漫。

大衛一早預備好BBQ的所有需要,然後向瑪嘉烈提議,不如去遊車河,瑪嘉烈也沒有反對,大衛想給瑪嘉烈一個驚喜。

當大衛的計程車駛往郊外方向的時候,瑪嘉烈突然說她想去深井吃燒鵝,大衛立時大失方寸;幸好他駕的是一輛「香港車」,而香港車在九龍區蕩失路是經常有之事,大衛唯有硬著頭皮,裝作迷路,把車直驅他心中的目的地。

瑪嘉烈對於大衛迷路也沒甚麼特別的反應,燒鵝,她只不過是信口開河,這一分鐘想起,下一分鐘已忘記。

愈接近目的地,大衛愈緊張,幸好瑪嘉烈再沒有提出要吃甚麼。

大衛選了一個近沙灘的郊野公園作為目的地,不過沿路上大衛看到所有燒烤爐都已經有人霸佔了,他完全沒有想過香港人最喜歡的飲食活動除了自助餐之外,就是BBQ

「為甚麼香港人那麼喜歡BBQ?」瑪嘉烈忽然有此一問。
「你不喜歡嗎?」「一般。」


大衛從來沒有想過瑪嘉烈對於BBQ是並不熱衷的,他覺得和瑪嘉烈BBQ這個計劃應該要擱置,有些事情幻想的時候是最美麗的,大衛不想破壞這個夢,或許有一天吧。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