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13 November 2013

門後面

「陪我說話。」「你想說甚麼?」

「有一個機會放在你面前,一個捉姦在床的機會,你會不會把握?」

「這是一個人生交叉點級數的問題,要認真的想一想。」

「我試過有這個機會,但我沒有利用到。」

「除非有線眼的協助,否則這些機會通常都是千鈞一髮之間出現,一下子要決定去或不去是有點難度的;當時,你在想甚麼?」

「沒有,腦袋空白一片。好像玩心理測驗一樣,面前有一道門,你選擇開還是離開,千鈞一髮之間我選擇離開。」

「那你不會知道門後的是甚麼,可能不如你想像的。」

「不是我想像出來的,門外有性感內衣做證據。」

「真不明白,不能等進了房才脫衣嗎?一定要邊行邊脫,拍戲麼?」

「可能他們忍了很久,慾火焚身,或者根本在客廳了事。」

「那你為甚麼不打開房門?」

「那一刻不想知道,只想離開。況且出軌這些行為有一次就有第二次,遲早會知得一清二楚。不過,如果我再有一次這個機會⋯⋯」

「你會捉姦在床?」

「可能會,有時想對自己殘忍一點。」

「為甚麼呢?」

「測試自己的承受能力。」

「或許根本有蛛絲馬跡,已有攤牌的打算才有勇氣打開門,當了結一件心事;毫無癥兆之下發現情人偷食,第一個反應都是逃避。」

「如果很愛那個人的話,應該打開門,還是不打開門?」

「理論上⋯⋯你很愛那個人,你不相信他會背叛你⋯⋯」

「慢著,這裡有個邏輯上的錯誤,你很愛那個人,不是他很愛你,你沒可能背叛他,但他有可能背叛你。」

「你很愛那個人,不想他背叛你,所以更不應該打開門。門開了,事實赤裸裸的放在眼前,覆水難收,到時要處理便麻煩,3日一少傾,5日一大傾,大家心中有根刺,很麻煩也很難搞的。」

「你的結論是,很愛那個人,就算被背叛也不要揭穿他?」

「理論是這樣,揭穿他為了甚麼?只會加強日後相處的難度,想清楚你的最終目的。」

「最終目的?結婚那些?」

「戀愛總會有一個目的,例如:我和你一起就是想給你幸福這種最終目的,你沒有的嗎?」

「嗯,當然有啦,難道戀愛只是圖個高興嗎?但是,要有很多條件去令那個最終目的實現;忠誠是其中一個元素,我很愛那個人,但他對我不忠誠,如何可以視他為終生伴侶呢?」

「你不開那道門,就當給大家一次機會都不可以嗎?」

「為甚麼要我忍受呢?」

「因為你很愛那個人嘛。」

「我很愛他,但我也需要公平對待。」

「好的。門開不開,隨你喜歡,只要你知道那個後果便好了,最壞的打算是分手,不不不,分手也不算最壞;最壞的是,你知道他背叛了你,他知道你知道,大家口裡說要修補這段感情,但心裡各自有鬼,你看著他雙眼的時候是想看穿他的瞳孔內有沒有其他人;他看著你的時候在猜測你的眼神裡有沒有懷疑,你說多辛苦。」

「我真傻,想那麼多為甚麼?可能在門後面的最我呢?那我便不用在門外掙扎!」

「你說得對,能狠下心的人通常都比較快樂。」

「那你不會打開門,對不對?」

「不會,我會給你一個機會。」

「聽到房裡有聲呢?」

「夠啦,瑪嘉烈。」


瑪嘉烈這一晚失眠,睡不著的時候最喜歡和大衛pillow talk。瑪嘉烈不會背叛他的情人,她只會光明正大地離開,她深信這是一個德行。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