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11 November 2013

撥千斤

「陪我說話。」「你想說甚麼?」

「你有沒有考慮過不吃肉?」

「有幻想過,沒考慮過。」

「幻想之中不能不吃肉嗎?」

「可能沒有必要不吃肉吧。」

「也沒有吃肉的必要,吃海鮮,吃蔬菜也一樣可以生存,為甚麼我們非吃肉不可?」

「如果人類不吃肉,家禽家畜便沒有存在的必要。」

「製造生命就是為了要毀滅牠們,是不是很變態?」

「人類在食物鏈的頂端,這是造物主的安排。怎麼?忽然覺得吃肉很殘忍嗎?看了甚麼紀錄片?」

「生命真的不平等,有些生命的存在就是為了填飽別人的肚子,世界有很多人在捱餓,但又有人不斷餵飼禽畜令牠們長脂肪,因為人類要吃得好。」

「你戒吃肉的話,我會支持你的。」

「怎樣支持?你也不吃嗎?」

「少吃一點吧。」

「你放心,我不會迫你的。這些行為應該出於自己的意願,不是用來氹女朋友的手法。」

「如果我為你犧牲不吃肉,你不會高興嗎?」

「不會,你不因為我才不吃肉,你應該明白和贊成不吃肉的道德價值觀才不吃,那是你自己的選擇。」

「你的要求真的比一般人高。一般女子,男朋友為她戒煙,戒酒,不知幾開心;但你還要人家明白和贊成戒煙戒酒的價值觀。」

「有甚麼不對?人做任何事都應該為自己而做。」

「我覺得為自己愛的人去做一些事情也沒有不對,而且我覺得這個行為也很sweet,你是那個原動力,有甚麼不好?」

「為甚麼需要別人做原動力?不能自己給自己的嗎?最怕聽到「我為你疏遠那班朋友」,
「我為你不開快車」諸如此類的說話。人只需要為自己的選擇負責,你想疏遠那班豬友狗友便疏遠,不要把我當作藉口。

「 你害怕伴侶因為你付出、犧牲,可能你不太愛那個人,所以便不想負那個責任,他做任何事最好不要為你,最好他任何選擇都與你無關。」

「你說中了一半,不夠愛那個人自然不想他犧牲太多是正常的,我不想到頭來分手有虧欠的感覺,而根本我沒有提出過那些要求,十分不值。但是,另一方面我不想在一段關係中覺得太有壓力,就算我很愛你,你為我這,為我那,我會覺得對方是期望我作同樣的付出,而問題是,就算我有多愛那個人,我也不希望因為要維繫那段關係而去改變自己的價值觀。」

「未必牽涉到需要改變價值觀那麼嚴重,可能作出適當的遷就,尤其當兩個人一起生活,總有些習慣是需要調節的。一個人住的時候去廁所不關門,一起住便不可以了。」

「你的世界是不是真的那麼簡單呢,大衛?」

「複雜事情簡單化是一項美德。總之,我不會為你戒吃肉,太喜歡吃牛扒了,到了有一我對牛扒沒有感覺的時候,自然不會再吃。」

「或者可以先不吃那些瀕臨絕種的,不人道的,例如鵝肝、魚翅、藍鰭吞拿。」

「你說真的?」

「真的。」

瑪嘉烈這一晚失眠,睡不著的時候,最喜歡和大衛pillow talk。瑪嘉烈有時候都覺得自己很麻煩,難得大衛有四両撥千斤的能力,太好了。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