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9 October 2013

金寶湯


「陪我說話。」「你想說甚麼?」

「如果我好像那個港女, 發狂的摑你, 你會怎樣?」

「曾經有個當醫生的朋友跟我說, 精神病是無法根治的,所以如果萬一跟一個精神病患者戀上了, 為自己安全, 最好分手。說真的, 如果你是那個狀況,  我會和你分手。」

「我有精神病你便不愛我嗎?」

「如果你的精神病是有暴力傾向的話。」

「很多癡男怨女, 沒有精神病, 吵起架來都會互劈, 暴力傾向人人都有。」

「總之你摑我, 我便和你分手。」

「如果是你自己不對呢?」

「有甚麼不對也不應該動手。」「那為會不會報警?」

「不會, 分手算了。」

「如果我只是控制不了情緒, 燥狂症, 你又會怎樣。」

「首先, 我一定會制止你, 不會像那個男子任你摑, 那個男的也有病。如果你是因病出手, 我還是會先帶你看醫生。」

「你沒有沒試過打女人?」

「當然沒有。有沒有男人試過打你?」

「⋯⋯我們有打架。」

「吓?你真的會和男朋友打架?甚麼情況?」

「初則口角, 繼而推撞。」「然後呢?」

「然後, 我把他推出門口, 然後分手。」

「似乎你很容易分手。」「不對路便分手, 不要浪費青春。」

「你總共戀愛過多少次?」「很難數, 很多次。」

「即是你很容易分手, 也很容易戀愛。」

「對, 要多試才知道自己需要甚麼?」

「一定要多試嗎?你自己也不了解自己麼?」

「我了解, 但戀愛是雙方面, 有時好的對手會令你了解自己更多, 然後發現原來自己不只是自己想像的樣子。所以, 戀愛都幾好玩。」

「那麼你和我一起, 還是在繼續試嗎?」

「 我戀愛了十多年, 完全變態加不完全變態也試過很多次, 用一個充滿各類戀愛經驗的靈魂來跟你一起你,  今次試的成份少。」

「真的不明白, 為甚麼可以和那麼多不同類型的人戀愛。」

「金寶湯也有很多款口味, 不多試一點怎會知道自己還是喜歡字母湯?不要說在確定金寶湯之前, 市場上還有地捫牌, SW⋯⋯」

「我喜歡忌廉磨菇湯就是喜歡忌廉磨菇湯。」

「難道你沒有試過粟米湯嗎?一出世開始飲忌廉磨菇湯?」

「我只是會試不同品牌的忌廉磨菇湯, 不會又試蕃茄湯, 露筍湯, 洋蔥湯。」

「你不覺得很悶嗎?」

「誰告訴你我是一個很精彩的人?」

「悶的人通常都很專一。」

「不是的, 我會喝忌廉磨菇湯、 忌廉磨菇粟米湯、 忌廉磨菇洋蔥湯⋯⋯」

「那麼我是忌廉, 還是磨菇?」

「你?你當然是湯, 湯底是很重要的, 無論甚麼料, 湯底很少換的。」

「你甚麼料啊⋯⋯」

瑪嘉烈這晚失眠, 睡不著的時候最喜歡和大衛pillow talk 。大衛通常都沒有甚麼出人意表的答案, 但能夠給你驚喜的人都是過眼雲煙, 現在的瑪嘉烈不需要那麼多驚喜了。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