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30 October 2013

危機感


「陪我說話。」「你想說甚麼?」

「太陽從東邊升起是不是永恆?」

「不是, 太陽從東邊升起是因為我們在地球, 太陽根本沒有動,是地球在自轉 ,所以我們覺得太陽從東邊升起, 西邊落下。假如, 我們在火星, 太陽不會在東邊升起, 這和永恆完全沒有關係。」

「連太陽從東邊升起這件事也不是永恆, 還有甚麼是永恆?」

「大概是地心吸力吧。」

「為甚麼你不說你給我的愛是永恆?不是嗎?」

「你的問題真尖銳呢。有些事情說得太盡是不好的。」

「說得太盡便沒有彎轉餘地?」

「說得太盡便會覺得是理所當然。」

「我的人品是這樣嗎?」

「是我不想自己覺得是理所當然,和愛的人一起要時刻保持一個危機感。」

「甚麼?」

「危機感就是覺得這個人,這份愛不一定永遠屬於你, 如果一開始已經覺得會永遠愛一個人, 人就會懶惰起來,都已經是定局啦, 都不會再愛其他人; 一旦有了這個想法可以便不會再落力愛你多一些。」

「我只要安全感。」

「因為我有危機感才能給你安全感。」

「你不告訴我永遠愛我是為了給我安全感?」

「難道你還不知道我有多愛你?」

「你想聽真話嗎?」

「說吧。」

「我真的不知道, 我覺得你所謂的很愛是你要自己說的, 好像你要說服自己要很愛這個人, 而不是真的很愛, 我知你愛我, 但不你口中的很愛。」

「哦, 原來是這樣。」

「可能是你的危機感影響了你, 經常患得患失, 又怕給我太多愛, 我會走;又怕給我不夠愛, 我又會走, 你迷失了啦。」

「世間上最令人氣餒的事情, 大抵就是這一件。」

「其實, 你是不是很怕我會離開你?」

「不是很怕, 不過是失戀, 我只是怕你遇人不淑。」

「怕我遇人不淑? 談戀愛這一科我很醒的。」

「愈醒的人愈容易遇人不淑, 常常以為自己很聰明, 很了解男人, 你想到一般男人想不到的又如何?最後可能栽在一頭豬手上。」

「那我怎麼辦?在你那發自危機感的安全感下和你繼續戀愛好不好?」

「答應我, 有一天你不再和我一起的話, 不要讓其他人傷害你, 失戀一次已經夠, 不想看到你傷心, 我又跟你再傷心多一次。」

「你現在愛我才會這樣說, 到了我和你分手了, 你才不會再理我。」

「總之你記著, 太陽可能未必從東邊升起, 但你總是在我心裡的。」

「真的嗎?」

「真的。」

瑪嘉烈這一晚失眠, 睡不著的時候最喜歡和大衛pillow talk 。瑪嘉烈有時真的不了解大衛為甚麼要那麼悲觀, 其實瑪嘉烈沒有想過會離開他, 如無意外的話。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