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6 October 2013

買手信


大衛不是一個喜歡麻煩朋友的人, 他絕少會要求外遊的朋友幫他買東西。 有一種旅行是分秒必爭, 不好意思削別人的時間, 況且也沒有甚麼必然要擁有。

有些人對於叫別人買手信, 視之為指定動作, 朋友去韓國, 要蝸牛面膜,「 莎莎」, 「卓悅」明明有售, 大衛不明白為甚麼還要朋友從韓國空運, 會新鮮一點嗎?更離譜的是去台灣還有人會要求買鳳梨酥, 太陽餅, 大衛真的想問他們知不知道崇光在那裡。

不過,  大衛不會麻煩別人, 但他本人是不介意為朋友買手信的, 反正他不會以5天遊36個景點的旅遊模式旅遊, 買手信作為一個項目也是可以的。

大衛雖然不會叫朋友買手信,但是他很喜歡叫情人買手信給他。

上一次瑪嘉烈到孟加拉公幹, 大衛在網上搜尋有關孟加拉的特產,蠻荒之地又會有甚麼特產, 最後在「親子王國」看到有師奶說在孟加拉買飛利浦的三頭剃鬚刀, 價錢出奇地便宜, 於是他便向瑪嘉烈提出, 希望她在孟加拉能為他買一個剃鬚刨。

瑪嘉烈跟他一樣, 她在這方面屬於平易近人, 每次去旅行也接到大大疊訂單, 也沒有聽過她有甚麼怨言。當她聽到大衛這個要求, 她報以一個「百老匯沒有鬚刨賣嗎?」的眼神。瑪嘉烈出差期間, 大衛沒有提過瑪嘉烈要買鬚刨這件事, 他靜心等待瑪嘉烈回來時把鬚刨交給他時的情景。瑪嘉烈沒有令大衛失望, 她的確有送鬚刨給大衛, 不過那不是飛利浦, 而是酒店那些用完即棄的剃鬚刀, 足有5 6個。瑪嘉烈老實告訴大衛因為抽不到時間去逛街, 所以拿酒店的當手信。

大衛當然不會介意, 他把那個紙包裝的剃鬚刀好好收藏起來, 反正瑪嘉烈也不會留意他有沒有用, 甚麼時候用。

要情人出差, 旅行的時候買手信,目的當然不在那些物件, 而是希望情人會想起自己, 而那份手信就是他想著自己時的証據。

大衛有時候覺得自己執著於這些確認是一件無聊的事情, 但愛情這件事本身是這麼虛無時, 實在需要令自己有多點安全感。雖然一對相戀的情人, 掛念, 想起對方是非常自然的事, 但大衛覺得人到了外地, 那份思念未必能夠飄洋過海, 有時候需要一些刻意的經營。
除此之外, 要情人在適當的時候想起自己, 更是一門美學的設計。甚麼是適當的時候?就是當他面對誘惑, 想出軌, 未出軌的時候, 不是說瑪嘉烈會出軌, 只是以防萬一吧。

瑪嘉烈又要到外地探親, 這次要她買甚麼好呢?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