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23 October 2013

嘔吐物


「陪我說話。」「你想說甚麼?」

「如果我呢, 是梁粉, 你會怎樣?」

「我會立刻, 立刻責成專責小組, 去研究, 去研究了解原因, 所有事情其實都係部署, 約食飯, 係部署, 街上偶遇, 係部署, 同你上床都係部署⋯⋯我以後會用排比句和你說話, 因為我需要點時間來舖排我的語言偽術。」

「為甚麼你那麼憎他呢?」

「首先, 我不憎他, 憎要用好深的感情, 我只是厭惡他, 如在街上看到一堆嘔吐物, 大堆烏蠅在圍著它, 惡臭。」

「如果我支持你眼中那堆狗屎呢?」

「我不認為真愛會因為信仰不同而磨蝕, 一個信佛, 一個信耶穌也可以和平共處;我尊重你, 不會改變你, 但你也別想改變我。」

「你忽然很man 呢, 你不想知道我為甚麼會支持他嗎?」

「起初, 起初我也覺得他可能真的, 真的有心為香港做事,就給他機會吧。『一枝筆, 一張摺櫈, 你肯講, 我肯聽』;是真的, 講完聽完, 沒有說要行動; 你有沒有見過哪個國家的總統落區,會有黑社會撐場?對著那個菲傭總統笑騎騎, 板起一副死人臉要學校為中學老師課餘時間講句粗口交報告, 這是甚麼人啊?」

「黑社會也有權支持政府的⋯⋯」

「如果你真的是梁粉, 我想我們應該停止這個話題, 再講真的會傷感情, 為一堆嘔吐物傷害我們的感情是不值得的。」

「看來我信佛, 你信耶穌的分歧也不比我是梁粉的分歧大。」

「你真的是梁粉?我不敢相信我身邊會有朋友是支持他的。你不覺得他的任務是要搞亂香港嗎?一次又一次為市民的忍耐力作壓力測試, 令人覺得香港的市民甚麼都反, 動不動便喊狼來了,喊得多便沒有人相信, 沒有人理會,  但每次狼來都是真的。」

「你又說不再討論這個話題, 自己又繼續講。其實, 我不是梁粉, 只是對一切都沒有太大的感覺, 換著另一個人來做, 都一樣有人不滿。你那麼不喜歡, 不如我們移民啦⋯⋯」

「我不是不喜歡這個地方, 我只是不喜歡這個政府。我還要在今天收到稅單, 為甚麼要交稅給這些連看電視的權利也不給我的廢物哦?」

「這是公民責任, 無論你喜歡不喜歡都盡你的公民責任, 這才是文明。要交很多稅嗎?」

「不要提, 很灰⋯⋯」

「的士司機收入那麼高嗎?」

瑪嘉烈這一晚失眠, 睡不著的時候最喜歡和大衛pillow talk ,瑪嘉烈知道就算她和大衛有多少分歧, 他們也可以共同進退的。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