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12 October 2013

是這樣


瑪嘉烈沒有想過她會跟一個的士司機戀上,她規劃中的人生不是這樣。

原本以為她會和初戀男朋友一拖拖到尾, 真的有想過結婚生子這回事, 但原來中途是可以鬆手的。幸好, 當天鬆了手;有時候, 不爬過另一座山, 便不會知道山後面是另一座山還是山雨欲來。

瑪嘉烈和雨水有一個秘密, 除了因為她最喜歡張學友的歌是「分手總要在雨天」之外, 還有相識總是在雨天。

當年瑪嘉烈畢業不久, 一直轉換工作, 由銀行到酒店, 旅行社到珠寶店的工作她都做過, 她發現自己有一種三分鐘熱度的基因;又或者總的來說是因為她沒有甚麼事業心, 女人都是看愛情較重要, 難度將愛情發展為事業嗎?

關於雨水最奇怪的一個記憶是在瑪嘉烈中學的時候。那個下午正在上悶人的中文課, 忽然間雷聲大作, 看出窗外,雨點是以斜紋的形式出現, 當其時教中文的肥佬陳顯出感性的樣子讓全班同學停下來幾分鐘, 看看出面的雨勢。瑪嘉烈當時不知道這些斜行的雨水有甚麼好看,只覺肥佬陳本身想休息一下,  直至⋯⋯

那是一個炎夏, 本市的夏天可以熱死人 , 也可以淋死人。那一天出門的時候還是陽光普照, 一個早上之後,  天好像要崩塌下來。

「斜斜大雨傾灑窗外小馬路」, 耳筒傳來郭富城的歌聲;有一種雨水是無論你有沒有傘也會如狂蜂浪蝶撲向你身的。瑪嘉烈慶幸情況是這樣, 因為她最討厭帶雨傘, 既然已沒有分別, 她覺得自己很精明。

下班時間, 尤其是下雨天, 要在金融區獲得一輛的士大概比得到愛情還要難。好不容易, 望穿秋水, 又無緣無故地有一輛的士在瑪嘉烈面前停低。她以為是剛好有人要下車;的士停在她面前之後, 車門打開, 十足那些狗血電視劇的場面, 然後車廂內有一把聲音傳出 :「 小姐, 外面很大雨, 如不介意你上車吧。」

他叫大輝。

他們就是在雨水以斜紋的形式出現時相識, 自始之後, 每逢下大雨, 瑪嘉烈也會想起他, 但始終雨點都沒有那天那麼斜, 她知道這是心理作崇。

瑪嘉烈沒有想過到了若干年後, 又會有一架的士無緣無故的停她面前。當大衛的的士停在她面前時, 有這麼的一剎那, 她以為她可以再聽到大輝的聲音。

如果, 人生只可以有三件事是忘不了的話, 瑪嘉烈的其中一個選擇就是那個斜紋的下午。

瑪嘉烈不想去深究是否因為大輝她才會留意大衛。

她根本沒打算告訴大衛,情侶之間不需要太坦誠。

戀愛這回事是如抽生死籌, 都是各安天命的。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