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4 October 2013

及時去愛夠未


愛應該是不分彼此,前後左右,性別, 年齡, 愛應該無界限,但當我聽到麥當奴個飽都叫大家及時去愛, 實在招架不了。

一個飽都要聯想珍惜眼前人, 我覺得好沮喪, 這一邊有把聲音對我說:駛唔駛呀?那一邊又有一把聲音對我說:愛要包容。

是不是我的愛不能夠容下一個飽, 一杯新地, 一杯檸茶呢?如此類推, 豬扒飽要及時愛, 大家樂象拔蚌鍋法大全也一樣要及時去愛, 不用說一年一度的大闡蟹又要及時去愛, 那會不會太疲累呢?

愛的確是無遠弗屆, 站在這個角度看是沒有錯的, 如忠實信徒等到巴士都感謝主一樣。
但是, 當我嘗試接受這個說法, 我卻看不到這種愛和那個飽的關係。 廣告片青蔥少男少女, 偷看你, 被你偷看, 直至女仔要走, 男仔去表白, 送她一盤盤栽;然後生菜, 豬扒相繼出場,產品和故事之間的關係是甚麼?除非是隱喻那個女子是豬扒,否則, 前段故事之後配一個鍋法大全, 大閘蟹的畫面也是OK的。

食個豬扒飽有初戀感覺其實是可以成立的, 你和情人一起吃個這個飽, 那溫馨感覺會留在心裡, 到很久之後再吃, 當日那種感覺依然存在, 但一對初相識的男女, 還未戀, 怎把他們和飽和初戀的關係扣上呢?

愛都有很多種, 有些愛是很表面的, 有些愛是一種手段, 我想我對愛就是太執著,所以怎都想不通。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