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30 October 2013

可以的


「陪我說話。」「你想說甚麼?」

「你會不會毫無保留的, 將所有關於你的一切告訴我?」

「吓?如果我毫無保留, 將所有關於我的一切告訴你, 你不害怕嗎?」

「為甚麼會害怕, 那是愛我的表現, 愛一個人是會在他面前毫無保留。」

「這是愛一個人的其中一個表現, 但不是唯一的表現。」

「即是你不會告訴我你的全部。」

「嗯。我想每個人都應該有一些私隱 , 可能未必是私隱, 只是有些事情不想再提起, 不是故意不告訴你。」

「有甚麼事不想再提起?」

「當然是一些不快樂的事吧。」

「過去了還放在心裡嗎?不快樂要釋放出來的。」

「知道太多, 可能是一個負擔。我舉個例, 例子來的, 不是真實情況, 例如我還欠卡數一大筆, 你會想知道嗎? 又或者, 原來我是有案底的, 你又會想知道嗎? 有些事情, 你知道了會擔心的話,會傷感情的話,不知道比知道好。而且, 基本上一個成年人不可能任何事, 鉅細無遺地告訴另一個人, 甚麼關係的人也好。」

「你那些例子為甚麼那麼極端?」

「接受一個人毫無保留的愛, 等如你要毫無保留的接受那個人, 不是一件簡單的事。」

「你可以毫無保留的接受你愛的人嗎?」

「可以的。」

「想也不用想便答可以?」

「我找不到一個理由, 一個原因, 會令我不接受我愛的人。」

「你又說這不是一件簡單的事?」

「對, 真的不簡單, 不是人人做得到的。」

「如果我有案底呢?」

 可以的。」

「如果整過容?」

「可以的。」


「如果我有兩頭住家?」

「這是可接受的範圍以外, 不忠是另一個課題。我可以接受你的背景, 煩惱, 缺憾, 但不忠是另一個課題。」

「我對你不忠, 你會離會我嗎?」

「如果你不忠, 我便離開, 事情便太簡單了。」

「你會怎樣?」

「會煩惱, 會糾結, 會難過, 會失望, 就是未必會離開你。」

「然後, 你就會將這件事放進心裡, 以後再和另一個人一起的時候, 這便是你不想提起的不快事情, 對不對?」

「瑪嘉烈。」

「做甚麼叫我的名字。」

「如果可以的話, 我不想再和另一個人一起。」

「我也是這樣想的, 如果可以的話。」

「可以的。你呢?你會毫無保留的, 把關於你的一切告訴我嗎?」

「會啊, 我想你負擔我的一切。」

「好的, 那就由你有沒有整容開始說起。」

瑪嘉烈這一晚失眠, 睡不著的時候最喜歡和大衛pillow talk 。瑪嘉烈和大衛一起的時候覺得特別安全, 安全不是來自金錢, 不是來自胸膛, 而是來自那種無論如何也不會被出賣的信任。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