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26 October 2013

幾分愛


「陪我說話。」「你想說甚麼?」

「你喜歡愛人, 還是被人愛?」

「你會不會因為對方對你很好, 你明明喜歡他三分, 但因而變了喜歡他七分?」

「你這個問題和我問你的問題,中間有甚麼關係嗎?」

「如果可以變到七分的話,應該選擇去被愛, 因為你愛的人通常不會給到你很多的愛, 不如揀一個喜歡你十分, 讓他的熱情, 殷勤, 細心, 增加你對他的喜愛程度, 那便可以兩種快樂都享受到。」

「這不算是兩種快樂, 這只是將A變種, 來扮B, 變了AB,那是怪胎。」

「也不一定, 有些人在感情初期對對方是採觀望態度, 儘管不是十分愛, 都讓對方試試愛自己, 久而久之, 感情便培養了出來;在發展感情的過程愈來愈發現對方的優點, 卒之由愛三分變成愛八分, 到最後自己愛對方還要多也是有可能的。」

「 如果到最後還是自己付出多一點,那為甚麼不從一開始便選一個自己很愛的人去愛呢? 被不太喜歡的人愛著好像有點欺騙成份, 更不用說和一個只有三分喜歡的人一起, 我怕我未來得及享受他對我的好, 我已經覺得不耐煩。」

「對著一個愛三分的人, 至少可以控制自己付出投入的程度。對著一個十分愛的人,是高風
險行為,不斷的付出, 但難以計算回報。」

「對著一個愛三分的人根本不用控制自己的情感, 十分愛一個人的時候才要控制。」

「對著一個十分愛的人是很難控制的, 那種情不自禁十分無助, 根本控制不了。」

「你嘗試退而求其次去避免自己會受傷害,看到自己喜歡的人, 未開始, 先擔心, 這樣享受不到戀愛的。」

「我沒有啊, 我不是說我會選擇被愛, 我是勸你選擇被愛, 因為我怕你受傷害嘛?」

「我?我不用你擔心, 我有自己的方法去避免受傷但一定不是退而求其次。你究竟選擇愛還是被愛呢?」

「我, 你不知道答案嗎?我對著你時那麼情不自禁。」

「但是, 我看不到你無助。」

「我的無助都收藏得很好。」

「你不怕受傷害嗎?」

「怕的, 但是沒有辦法, 對著愛的人, 那份迷戀是會遮掩所有危險,先享受才算, 況且誰人可預知結局, 說不定今次可以美滿收場呢?失戀便失戀, 至少戀過。」

「對, 失戀便再找第二個, 死不了的。」

「但是, 找喜歡的人不同找喜歡的餐廳,不是打開“openrice” 就有很多選擇那種。」

「你去到“openrice” , 都要輸入幾個條件才能為你找出喜愛的餐廳, 最重要知道自己喜歡甚麼才知道怎樣去找。」

「我喜歡的都很獨特的。」

「每個人都覺得自己的品味很獨特。」

「不對, 應該是每個人都會覺得自己喜歡的人很獨特, 萬中無一, 天下無雙, 失戀死不了, 但未必那麼容易找到下一個。你那不容易受傷的秘技可否公開呢?」

「可以, 很簡單, 就是失戀之後儘快找下一個, 萬試萬靈, 幾多分愛不重要, 三分可以變七分, 是你說的;每個情人的出現總有一個使命, 有一些是幫你填補傷口。」

「⋯⋯那我使命是甚麼?」

「你?當然是陪我說話。」

瑪嘉烈這一晚失眠, 睡不著的時候最喜歡和大衛pillow talk , 每個情人的出現總有一個使命,瑪嘉烈希望她能夠給大衛最多的快樂, 至少在能力範圍之內。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