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25 October 2013

死即是


「陪我說話。」「你想說甚麼?」

「你知不知道今天是陳百強的死忌?」

「是嗎?不知道呢。」

「他1993年死的, 20年了。」

「有那麼久嗎?」

「 看著自己的年紀逐漸追近他, 這個感覺很奇怪, 明明他是一個大人,怎麼有一天我的年紀會比他大呢? 他死的時候35歲, 然後便停了, 沒有36 37 38⋯⋯你覺得人死了之後會去哪裡?」

「如果從宗教的層面來看, 靈魂總可以被處理, 輪迴又好, 上天堂都好, 不過我沒有信仰, 所以我只相信人死了便化灰, 和今生今世保持一個永遠的距離。」

「和今生今世保持一個永遠的距離,都好的, 死了一切應該告一段落, 但靈魂們應該有另一個空間。」

「靈魂有沒有另一個空間重要嗎? 覺得死了的人存在於另一個空間, 這可能只是我們一廂情願,  只因為我們還捨不得他們離開, 不想接受他們灰飛煙滅的這事實, 換個講法令他們存在。」

「你不肯接受死人有另一個空間,是你想說服自己他們真的離開了, 要說服也是因為你未能夠接受。你覺得相信灰飛煙滅可以減輕死亡帶來的痛楚, 我相信靈魂還有去處, 寧願相信他們在另一個空間過得快樂, 也是幫助減輕死亡帶來的衝擊。」

「我們的目的是一樣。」

「不過處理方法不同。你死了之後, 如果可以讓你在人間留連, 你會想嗎?」

「想, 我會想繼續看著你, 陪你曬太陽, 看電影, 人鬼情未了一番。」

「你不是贊成人死燈滅嗎?」

「我贊成看待別人的死亡, 應該抱著人死燈滅的態度,但如果死的是我, 因為這一刻我還有記掛的你, 所以我不捨得就此和你天人永隔;但是到了八九十歲才死又是另一回事, 到時應該甚麼都放得低。所以, 我儘量希望比你遲死, 你死了的話, 可能我會期待死亡的來臨也說不定。」

「 不論我的人生走到哪一段,我死了的話, 我急不及待要離開,告一段落便真真正正的劃個句號。」
  
「你不會不捨得嗎?」

「有甚麼不捨得, 最後都要放手, 生命的終結是所有事情的盡頭, 不到你不捨得的。 如果還和人間糾纏著, 死亡是沒有意思的。」

「死亡有意思嗎?」

「死亡才是永恆,生命最多一百年, 死亡是沒有盡頭,終究我們都會知道甚麼是永恆, 可能許多一直得不到的答案, 死了之後便會知道。」

「不需要等到死亡, 我已經知道甚麼是永恆。」

「我知道, 我感覺到。」

「真的?」

「陳百強有首歌叫《永恆的愛》。」

瑪嘉烈這一晚失眠, 睡不著的時候最喜歡和大衛pillow talk ,《永恆的愛》除了是一首歌, 也是大衛對她的愛, 瑪嘉烈是知道的。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