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20 October 2013

忘不了


「陪我說話。」「 你想說甚麼?」

「如何才可以忘記?」「忘記甚麼?」

「不想記得的人, 不想記得的事。」

「有甚麼非要忘記不可?」

「因為想起會不開心,無論時間過了多久, 還是會想起, 想起了又不開心。」

「不要去想。」

「通常叫自己不去想, 反而會更易想起。」

「那麼控制你的感覺, 控制自己下一次再想起時不要不開心。」

「感覺如何控制呢?當想不想起都不能控制的時候, 感覺較容易操控嗎?」

「當你頭痛的時候, 嘗試捏著自己的手, 用痛去分散痛。」

「疼痛轉移。」「對, 以毒攻毒是行得通的。」

「分散了一次痛, 下次仍然是想起, 我是想忘記, 不是想不痛。」

「忘記是不可能的, 失憶在TVB的電視劇是一件容易的事, 但在現實生活中, 你有聽過, 朋友, 朋友的朋友曾經失憶過嗎?最多只是斷片而已, 失憶很難的。 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叫自己下次想起的時候, 用另一種心情去面對。但是, 如果真的可以刪除記憶, 你會嗎?」

「會的, 有些記憶是沒有用的, 久不久走出來打擾你。」

「不會覺得可惜嗎?」

「不會, 有些記憶是值得被刪除的。」

「例如是甚麼?」「例如三年班, 中文測驗得到零分。」

「噢, 怎可能零分?」

「我怎麼知道?每次想起都覺得是人生中的污點, 那紅色的0字好像在取笑我一樣。」

「就是想忘記這個?」

「對, 還有那個中文老師, 有很大粒在咀角, 還要有毛的。」

「這很小事哦。」

「就是小事才不怕刪除。」

「小事, 刪不刪除也沒有所謂啦。」

「重要那些我是不想忘記的。」

「重要不重要, 都不能輕易忘記, 最多只是顏色淡了而已。我曾經以為永遠也會記得一個人, 但是時間久了, 想起他的時候, 怎麼想也想不起他的樣子⋯⋯」

「這是村上春樹在《挪威的森林》說的。」

「咿,你有看書的嗎?」

「有, 還很喜歡。」

「那為甚麼你小學的時候中文那麼差?零分很難拿的。」

「我相信, 你有些記憶應該被刪除。」

「關於你的, 很難忘記。」

「刪除它。」

「沒可能。」

「那麼我刪除你。」

「你刪除我, 倒不如刪除零分那回事。」

「夠了。」

瑪嘉烈這一晚失眠, 睡不著的時候最喜歡在大衛pillow talk 。 一個人記性太好, 有時不是一件好事,大衛真的好像甚麼都能記下來,瑪嘉烈真替他擔心。

1 comment:

Candy Pang said...

要學會忘記真的很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