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16 October 2013

說情話


「陪我說話。」「你想說甚麼?」

「你聽過最感動的情話是甚麼?」

「感動⋯⋯一時之間想不到, 我的情人很少感動我, 通常我感動他們。你一定聽過很多的感
動情話。」

「我就是在想這個問題, 有甚麼說話我是覺得很感動的呢?首先,一定不是“我愛你”。我對“我愛你”這三個字沒有很大的感覺, 幾乎所有和我戀愛的人都急不及待的對我說“我愛你”, 聽得多, 慣了。」

「有時對著愛的人真的會情不自禁想說“我愛你”, 不過更多的時候是以為對方想聽, 所以說出來。我留意到你很少說這些, 還是你只是不對我說。」

「除了聽得太多, 是真的,以前我也把這3個字說得太多,漸漸發現“I love you””我愛你“其實真的很虛;說完以為對方收到, 又或者其實是想說服自己正愛這個人, 所以把”我愛你“掛在口邊。」

「那甚麼說話對你來說有感動你的能力?」

「曾經有個人對我說想給我幸福,這個頗感動, 因為很少人這樣說。」

「 幸福比“我愛你“還要虛。 」

「我也不知道幸福是甚麼?怎樣才算幸福?我以為他愛我, 我便會覺得幸福,我以他將所有愛都給我, 我便會覺得幸福, 但原來我根本不想要。」

「很深懊, 沒有人會不想要幸福, 只是可能你想要幸福不是由那個人身上得到。幸福是你愛的人愛你, 不是你不愛的人愛你。」

「我不是不愛他, 只是⋯⋯」「不夠愛吧。」

「也計, 你知不知道我最喜歡你說甚麼?」

「甚麼?」

「瑪嘉烈。」「瑪嘉烈?」

「每次你叫我的名字,  我也很歡喜, 我聽得出由你口裡說出的“瑪嘉烈“是跟其他人不一樣的。」

「你真的聽得出?」「對。」

「但是, 你很少叫我的名字。」

「大衛。」「我是。」

「大衛,你會不會永遠愛我?」

「瑪嘉烈, 你想不想我永遠愛你?我怕我說永遠愛你, 又會嚇跑你。你想我永遠愛你, 我便永遠愛你, 你不想我永遠愛你, 我便不告訴你我會永遠愛你;只是不告訴你, 但會繼續愛。」

「彈性那麼大嗎?」

「是配合。」

「我今晚想。」

「好的, 今晚永遠愛你。」

「謝謝, 大衛。」

「別客氣, 瑪嘉烈。」

瑪嘉烈這一晚失眠, 睡不著的時候最喜歡和大衛pillow talk , 情話有很多種, 瑪嘉烈覺得大衛叫她的名字已經足夠, 其他的都不需要說太多。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