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11 October 2013

夢中見


「陪我說話。」「你想說甚麼?」

「昨晚發了一個很奇怪的夢。」

「為甚麼今朝不說, 朝早講印象最深, 隔了一整天 ,可能已記不起細節。」

「因為那夢太怪, 所以記得很清楚。我發夢去了你的家, 客廳放了一個魚缸, 但魚缸沒有魚, 只有幾條水草和幾隻蝦。」

「蝦?」「對啊, 你告訴我是朋友把蝦寄養在你的家, 其中一隻蝦還是變種來的,  4隻腳。」

「那麼恐怖?是惡夢呢。」

「之後, 我趁你走開的時候把蝦撈了上來, 我把牠們殼, 然後當刺身吃了。」

「嘩!」

「吃了之後便覺得很慌張, 怎麼辦呢?然後我便偷偷離開你的家, 去到街上見到一家水族店。水族店差不多要關門, 我衝了入去問老細有沒有現在很流行飼養的生蝦;老闆說:有啊, 這些就是。他邊說邊拿起一隻蝦, 我問他那是甚麼蝦, 他說這是由北海道來的牡丹蝦。」

「嘩哈哈哈⋯⋯難怪是刺身!」

「我心裡很害怕你會發現我吃了那幾隻蝦, 又怕再買的牡丹蝦和你那些不相似, 正在擔心的時間, 我意識到這只是一個夢, 我便醒來了, 幸好是一個夢。」

「你的夢又幾奇怪, 我發的都很真實, 有時候還會像連續劇一樣, 過了幾天接著發前幾天的夢。」

「這些夢有沒有解析的呢?發這些夢很疲累, 感覺十分之真實, 差點要在夢裡尖叫。」

「我上個星期發了一個夢, 醒了之後真的想尖叫。」

「甚麼夢?」

「很無聊的。我和朋友在喝下午茶, 戶外地方, 陽光普照, 我們坐在高櫈正在聊天;然後你便出現了。 原來,你也認識我的朋友;之後你坐下來, 忽然將你的一雙腿擱在桌上, 你的鞋尖, 差不多掂到坐在對面的那個朋友的鼻尖。」

「 嘩哈哈哈⋯⋯, 你是不是嬲爆?」

「對, 你穿了一條很熱的褲。」

「夏天當然穿熱褲。之後怎樣?」

「之後, 我們便離開。在離開的時便, 有飛仔撩你。」

「飛仔??老夫子那些?」

「看不到是不是長毛, 但我聽到一個男人聲, 以輕挑的語調說:嘩, 你好索呀!」

「嘩哈哈哈⋯⋯很白痴呢!」

「我當然很嬲, 於是把你連推帶拖的,拖離現場。」

「嘩哈哈哈⋯⋯你剛才說這個夢是甚麼時候發的?」

「上星期左右吧。」

「為甚麼你隔了一個星期還記得那麼清楚, 你不是說隔了一天已不會記得細節嗎?」

「你那雙擱起的腿印象太深刻了, 不過發夢始終是發夢, 夢中你那雙褪Julia Roberts   一樣呢。」

「嘖。」

瑪嘉烈這一晚失眠, 睡不著的時候最喜歡在大衛pillow talk 。情人互相夢見對方, 總是一件溫馨的事情, 內容是甚麼, 管他呢。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