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2 October 2013

不想要


「陪我說話。」「你想說甚麼?」

「你有沒有想過自己會得到甚麼?」

「得到甚麼?」

「目標, 志願, 理想, 人生, 有沒有想過你的人生會得到甚麼?」

「要從哪一個階段說起?中一那年開始我已經開始想這個問題。」

「那說從中一說起。」

「那時候,我想家裡可以養一條狗,因為在學校感情比較好的幾個同學, 不知怎的, 家裡陸陸續續養起狗來, 他們談起狗的時候, 都很興奮, 我覺得如果我不能加入討論, 好像和他們有距離。不過, 在我家養狗是不可能的事, 這個養狗的慾望只能存在空氣中,我開始想人生真是不由自主。」

「你年紀少嘛, 你現在想養甚麼也可以。 那有沒有因為沒有狗, 所以和那些同學疏遠了?」

「也沒有,好歹也到了畢業後才疏遠,  但我總覺得如果當年我也有一 頭狗, 我們的友誼應該可以再深厚多一。 人生就是這樣, 人對, 事對, 還要時間對, 你說有多難。」

「 總有一些是可以成真的 。」

「 就算你想要的是很簡單, 偏偏就是得不到, 得到的時候根本不想再要。對, 總有一些計劃可以進行的, 一步一步, 總可以理想達到, 不過遺憾少不免。」

「這養不了狗事件是一個遺憾?」

「它令我更早感覺到甚麼是無能為力。」

「我也有規劃過我的人生,我也想過30歲前要結婚, 怎知一到30歲便分手,不要緊, 以前的當粉筆字抹走, 從長計議。當從“想得到”這個方向得不到甜頭, 我開始從“不想得到”的方向去想,想想自己不想做甚麼, 不想要甚麼,  結果好像比較容易控制。」

「不要甚麼。」

「是, 我不要變肥婆, 我不要不愛我的人, 我不要小朋友, 我不要為工作而工作; 當想要的得不到, 唯有去想不想要甚麼, 總有一條路可以令自己快樂的。」

「那麼你認識我之前, 你有沒有已訂下不要些甚麼?」

「不想要爛桃花。」 

「但是不是爛桃花要一段時間才知道, 你怎麼肯定我不是爛桃花。」

「誰告訴你我已肯定, 現在還是觀察階段吧。」

「還是觀察階段?」

「對, 只是過了試用期, 還要慢慢觀察。」

「其實, 臨睡之前應該聊一些輕鬆一點的話題, 你明天想吃甚麼早餐?我想吃牛肉粥, 腸粉, 炒麵⋯⋯你呢?」

「我不要和肥仔拍拖⋯⋯」

瑪嘉烈這一晚失眠, 睡不著的時候最喜歡和大衛pillow talk  , 無論題目有多嚴肅, 大衛總有辦法令話題快樂地完結, 這是他的天賦還是瑪嘉烈給他的魔法。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