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9 September 2013

一個橙


「陪我說話。」「你想說甚麼?」

「嗯⋯⋯一人說一句唐詩。」

「甚麼?唐詩?床前明月光, 多送一句, 疑是地上霜。」

「又是這一句。」「不要理我, 到你。」

「你會不會永遠愛我?」

「這是唐詩嗎?」「我問你呀。」

「當然, 我會永遠愛你。」

「吓?那麼容易?」「為甚麼不?」

「永遠喎, 永遠是一生一世, 很長的, 那麼順口,你不用想清楚嗎? 如果我死了呢?怎麼辦?」

「首先, 一生一世沒你想像中那麼長,第二, 你死了, 我會一樣愛你。」

「不會, 你會再找到另一個你愛的人或者一個很愛很愛你的人。」

「就算我再和另一個人一起, 我對你的愛也永遠會藏在心中, 藏了在心就不是變。」

「再找一個人, 即是你不只愛我一個。」

「因為你已經死了, 死人之中只愛你。你愛我, 也想我生活如常, 找個人愛, 對嗎?」

「 你說會愛我一生一世, 那你給我的愛應該很多,愛到那麼深但又那麼容易愛上另一個人?」

「我只是不排除會和其他人一起的可能性, 有時候不是你想不想找個人的問題, 而是命運安排好了, 忽然之間就會出現。好像我和你, 我也沒有預計生命中會遇到你, 還不是遇上了。」

「為甚麼?你預計你生命中沒有戀愛的嗎?」

「不是, 戀愛當然有, 但遇見你之前, 戀愛不是這樣子。」

「是怎樣呢?」

「就是一般的戀愛, 互有好感而一起, 過程之中沒有想過和這個人的未來, 五年, 十年不在話下, 連明年會否一起在除夕倒數也不肯定, 只是覺得來日方長, 先從拍拖之中了解一下大家吧, 有一天便過一天, 之後便自自然然的覺得不適合。但認識了你, 覺得有種很踏實的感覺, 覺得“就是你“, 好像在超級市場揀橙, 一手便揀中一個皮薄又墜手的一樣。」

「但是, 如果我死了, 你還是會再認識另一個。」

「還是這個問題, 都說可能會, 可能不會, 但你要知道就算我再喜歡另一個,再和另一個人一起生活,  我最獨特的愛已經給了最獨特的橙, 不會有人再得到。」

「那麼你對我的繼任人真的不公平。」

「愛, 怎會有公平? 有時便無法超越, 怎麼也比不上情人的舊情人就要認命,而我們根本無法知曉情人的心目中究竟最愛是誰, 不知道自己得到的是否公平對待,說到底愛人不能計較那麼多。」

「我是你生命中的橙?」 

「對, 生命中不能承受的橙。」

「嗯。天長地久有時盡, 到你。」

「在天願為比翼鳥⋯⋯」

這晚瑪嘉烈失眠, 睡不著的時候最喜歡和大衛pillow  talk , 無論題目怎樣無聊, 大衛都是很認真的回應, 我們都是想找認真對待自己的人, 對嗎?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