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8 September 2013

東京還有甚麼好 ﹣ 銀座久兵衛


首先恭喜東京奪得2020奧運主辦權, 希望能為他們頹廢的經濟帶來轉機。

剛過去的東京之旅, 用一句總結就是沒本事, 沒本事行,行了一整天六本木, 第二天腰骨已經赤赤痛; 沒本事買, 購物也沒有甚麼意慾, 人肥穿甚麼都不好看,沒心機,
食肆倒能介紹一下。

終於去了「久兵衛」吃了一頓壽司,先說訂位經歷。

找來操流利日語的朋友幫忙從香港致電日本訂位, 可惜不接受海外預訂, 除非能留低日本聯絡電話 , 店家提議可在到達當地時請酒店代為訂位。

我們入住的酒店有一個政策就是不能為客人訂位, 長話短說, 法律不外乎人情, 酒店終於肯代為致電, 但店家一樣需要日本聯絡電話, 要不酒店就需要負責一旦客人放飛機而要繳付的取消訂座罰款, 再長話短說, 對方提議我們walk-in

不是名店擺架子, 「久衛兵」其實已成了一家觀光餐廳, 慣了接待遊客, 究其原因,是太多人放過飛機也實在怪不得,訂了一家大細十幾的位置, 然後no show 這是缺得的行為。

千辛萬苦終於去到銀座久兵衛, 中午1215分到達, 大概要等三十分鐘, 幸好附近有家博品館, 要不然在烈日當空底下, 準會曬暈。


坐下的時候是一點, 我們被安排坐在4 樓, 是一個有9個位的sushi  bar  , 有3位日本太太已在吃得嘻嘻呵呵。


Lunch set  有幾款, 點了 有11件壽司的 omakase  , 原價10000 yen  , 但現適逢甚麼創業紀念感謝, lunch set 每個減2000 yen , 即是8400 yen 連稅。

11件 , 當然件件都美味 ,中拖羅, 大拖羅, 鮑魚, 海蝦, 海膽, 油甘魚, 也不逐一介紹,唯獨想說一下醋青魚和他們的海鰻。

第一件是中拖羅
軍艦卷原來是由久兵衛發明的
這蝦放入口時, 還在抖動。
鮑魚是脆的
醋青魚的身價不高, 這件saba 是醃過的那種, 肉質結實, 醋味剛剛好, 師傅正想把薑蔥放上面之際, 忽然停手, 問我們吃不吃蒜頭, 當然歡迎, 於是他便在那醋青魚的壽司上, 畫龍點睛地點了一篤蒜,那是從來沒吃過的saba  味道。

神奇


海鰻壽司有兩味, 鹽燒和汁燒, 鰻魚是從廚房拿出來的, 拿出來時還冒著煙的, 那有不好吃的道理?

過份
大拖羅
隨後有一味蘿蔔薄片夾著紫蘇芝麻, 酸甜醬汁, 一吃之下, 甚麼味道也清走了, 然後再吃卷物。






































意料之外, 卷物竟然有6款:干飄、 黃瓜、 紫蘇、 碎拖羅、 蘿蔔、 淮山, 單吃這些卷已經很滿足。



食物質素高, 服務好, 侍應和壽司師傅都能以英語溝通,想吃便去吧, 沒問題的。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