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28 September 2013

太認真


「陪我說話。」「你想說甚麼?」

「如果我不愛你, 你會不會繼續愛我?」

「有很多事情都是不由自主的, 尤其是面對自己喜歡的人,不是他不喜歡你, 你別過面不理睬他, 便能忘記他這樣簡單。如果可以好像買餸一樣, 呃你秤便以後不再幫襯, 那有多好。對一份工, 尚且也不能如此,何況對一個你愛的人。」

「如果你不愛我, 我是不會愛你。」

「我知道, 你講過。 不如我把問題掉轉問, 假如你不愛我, 你還想不想我繼續喜歡你。」

「很難答,不愛人還想得到愛是一個很自私的行為, 我不想自己是一個那麼自私的人, 但如果我還想你愛我的話, 我一定還有一點點還喜歡你。若果我對那個人沒有一點好感, 一點感情都沒有的話, 我根本不想他接近我, 噓寒問暖, 是很煩的。」

「那一點點喜歡又不足以繼續一起。」

「又或者我知道你還有一點愛我, 不想就此罷休, 我也不會忍心和你一刀兩斷, 做不成情人, 做朋友吧。」

「你不愛我, 但你又想藕斷絲連。你覺得再見真的可以亦是朋友?」

「可以吧。」

「若果我很愛那個人, 應該做不到。」

「若果你很愛那個人, 更加應該跟他做朋友, 排隊嘛, 可能有一日又輪到你。」

「你覺得排隊有用麼?注定跟你一起的話, 根本不用排。」

「你這說法真消極, 愛是要去爭取的。」

「他都不愛你, 怎麼爭?爭甚麼?還有, 你說我不愛你的話, 你是不會愛我的, 怎麼忽然又要爭取。」

「怎麼你臨瞓還那麼清醒?」

「如果是真的, 那也不錯。忘記一個人有時是很費功夫的, 如果還愛那個人的話, 保不保持聯絡, 見不見, 等不等,還是會愛著他的;但如果想為自己好, 至少應該不見面。」
  
「多餘啦, 香港有幾大, 避到過九龍, 新界也避不開Facebook, 避得開他的 Facebook 也避不開他朋友的Facebook, 這個世界很細的。應該採取的方法是, 繼續見, 繼續做朋友, 結果其實只得一個, 就是有一天, 你看著他的面孔時, 那種讓你牽掛的感覺會不見了。」

「又為甚麼只得一個結果呢?你不是說排隊嗎?」

「這個想法是迫不得己, 不想就此放手, 又未看得開, 唯有給自己這個hidden agenda 。  那究竟如果我不愛你, 你會不會繼續愛我?」

「我會不會繼續愛你?我愛你不是因為你愛我, 我不愛你也不會是因為你不愛我。我愛你是我的事, 不愛你也是我的事, 你影響不了我。」

「那你是說就算我甚麼也沒有做錯, 可能有一天你會忽然之間不愛我?」

「你不知道嗎?放棄一段感情是不需要任何一方出錯的。」

「你又說得對, 戀愛有時真的令人沮喪。」

「對的。」

瑪嘉烈這一晚失眠, 睡不著的時候最喜歡和大衛pillow talk。瑪嘉烈雖然很喜歡大衛認真回答她的問題, 但有時又怕他太認真。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