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25 April 2012

小龍鳳


一個台如果冇格, 同條鹹魚有咩分別?

雷霆881承接盛女「餘威」搞了一個新節目名為「大龍鳳」安放於星期一至五雷霆881,排在光明頂後面, 繼續找來一系列教練和嘉賓吹兩性關係的水, 第一集便好有心思的找到被人戲謔與其中一名盛女長相相似的錢嘉樂來助陣。

作為一個無知的881的聽眾, 我本人對安插盛女在光明頂放光明, 到有了「大龍鳳」這個新節目都覺得非常不滿, 那感覺舉例說就像叱咤903的冠軍歌是「勾手指尾」一樣。「盛女愛作戰」放翡翠台沒有問題, 放新城也沒有問題, 放881是問題, 還是我高估了881的定位, 都說我是無知聽眾。

商業電台其實一直都不商業, 她抱著自己的宗旨, 881聲為民開, 903 熱血奔流, 一路走來, 沿途自有知音人, 商台的聽眾就是欣賞她的台格。一個電台是否長青不是因為她有沒有新血加入, 有沒有爆的節目, 而是她能堅守自己風格, 創造潮流, 不是隨波逐流, 更不用說那是劣評如潮的所謂風潮;製造話題不是881的本業,「食住上」不是商台的風格。

商台從來都不是一個會生金蛋的機構, 工資比市價低, 但一直吸引到有質量的人加入, 喜歡和商台有association, 商台代表創意和有原則,在那裡工作令人十分驕傲。

商台於我來說等同達明一派,都是成長時的重要養分, 達明唱的歌是真正的回應時代所需, 看完達明演唱會之後仍然愛達明, 因為他們從來未曾變節;商台由陳生注入的新作風不知可以留到多少忠實聽眾, 從另一角度看他製造花生的本事, 或者可以為商台吸納另一些新聽眾群。

不知道有了這個節目, 收聽率有沒有裂口上升?有便恭喜哂,希望商台可以藉此吸引更多廣告客戶,付得起陳生的工資之餘, 各商台員工位位有人工加有花紅出, 如果沒有的話, 那台格便犧牲得不值得了。

又「大龍鳳」這三個字是黑社會暗語, 不過時代不同了, 暗語也可以約定俗成, 黑社是也有愛國的, 說到底 who cares?




(以下找來徐詠旋小姐舊稿一篇, 有興趣者可當冷知識吸收。)
20081231
語言善變。
變幻才是語言。
○○八最後一天何妨笑看語言
早前亞視高層公演連續劇闈內政治、暗殺、奇情比坊間才子佳人分手宣言結婚聲明還反覆。《明報》李先知專欄評論亞視鬧劇用上了「大龍鳳」一詞。
大袍大甲大龍大鳳了。
卻有已退出江湖的傳媒大哥從北美飛鴿傳書指責為何「知識分子」的《明報》無端套用社會暗語『大龍鳳』是會中人形容大型武鬥的代號警員和採訪社會新聞的記者可能口語會用卻較少見於文稿廣播則是禁用詞語之一。」
從前有家庭慘劇有人會用「六國大封相」。但這次形容亞視風波顯然不適合而「六國」這個詞語也不少人明白所以少人用了。
社會淵源字面上大龍鳳倒較貼合亞視連日據電視報章頭條的聲勢難怪不少作者包括我也用上了。
更要命的是無綫正推出《大龍鳳茶樓》的新節目列為「生活」類藝員口噏噏譬如「來年經濟預測」。耳濡目染電視再宣傳「大龍鳳」便儼然是茶樓名字了。
傳媒前大哥更氣了「『龍鳳茶樓』在五十年代至七十年代間是九龍最旺的茶樓和彌敦道對面的瓊華並立。
「龍鳳隔壁有麗斯戲院瓊華隔隣是百樂門戲院兩間戲院是二輪西片院線的大阿哥。在那方圓兩個街口座立了最旺茶樓和電影院能不是九龍最旺一角
「我們這一代九龍人沒有一個不曾在那裏飲過茶、看過戲。七十年代後期龍鳳斜對面的國際大酒樓漸漸搶領風騷該酒樓兼營夜總會徐小鳳未走紅前曾長期在駐唱。
「龍鳳是當年中下層最大茶樓『大龍鳳』則是會中人形容大廝殺、大鬥的暗語兩者風馬牛不相及
語言也是非物質文化遺。大傳媒喜天換日號令潮流。去舊迎新之際又有些是要誓死保留的

1 comment:

Anonymous said...

我見到《明周》封面有Sentino, 都覺得好失望。

Ch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