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13 March 2012

Draw Something

迷頭迷腦的玩了兩天Draw Something 已然開始生厭, 正如當日玩words with friends, charadium 一樣, 不過仍陸續有朋友挑機, 也就隨便玩玩。

面書這幾天也有人陸續上載一些佳作, 佳作是真的畫得繪型繪聲那種, 畫海會有深淺水的顏色, 就算已把答案畫出來也會把背景細緻繪畫, 原來朋友之中有那麼多小畫家,跟他們玩這個遊戲是享受。大家也不甘於只把答案畫出來, 於是有畫豬的畫出唐英年, 恐龍則畫侏羅紀公園的 key art whisper 有人畫護舒寶, 創意十足。還有一個發現就是原來有些 Art 人只懂用電腦畫畫, 平時graphic 靚靚的一去到要手繪即時失色。

這個遊戲的最大樂趣是甚麼呢?不是享受畫畫的過程, 猜中別人的, 別人猜不中你的成功感, 而是頃刻投入一個項目的熱情, 而又轉眼之間可以置諸腦後的快感。

App 這發明,讓我們多了很多娛樂, 有甚麼新意, 大家都趕著投入去, 不參與便與同儕沒有話題, 然後熱情最多可以持續兩個星期, 然後下一個新意便補上,甚麼都下載一番, 玩玩, 刪除,下載不需要成本, 在建立感情之前熱情已經冷卻。

面對得多七日鮮, 心態也變得隨便, 人類就是需要偶然地不負責任,善忘有時候是訓練出來的。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