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27 February 2012

不﹣能﹣輸﹣的﹣是﹣她

基本上在多數的情況下, 有理無理, 我也是站在女人的一方, 因為女人應該得到愛護,包容, 放縱。所以, 唐英年 ( 係, 又係佢。)站出來指建造地牢是太太的主意時, 非常看不起他, 也對唐太有一點憐憫,不過那一點憐憫很快消失。

唐太說建造地牢是為了給唐生一個溫暖的家 ,這是一個錯誤的價值觀。 溫暖的家應該建基於夫妻恩愛,父慈子孝,不是一個單位的建築/實用/僭建面積。何況本來居住的已經叫做大宅,唐生也不是要求將二三四奶收納同一屋簷下,他們一家人加兩隻犬都應該夠住有餘 ; 僭建多二千呎出來是貪。除非唐太是說少了一個字, 其實她是想給唐生一個三溫暖的家那則作別論, 否則不要嘗試以為頭家來將建地牢的理由親情化。

可以原諒另一半感情缺失, 不足為奇, 很多女人也做到, 大概都是為了牢固一個完整家庭為撐下去的理由, 但一而再再而三的挺身力撐, 除了愛應該還有其他。

很愛一個人的時候人會變得難以理解的大量, 但當那量度去到一個違反常理的程度, 其實是要讓人知道到得到最後勝利的是自己;就算有幾多個第三第四第五者 ,一日還在這個男人身邊, 其人女人都只不過是只狐狸精,與其說愛這個人, 不如說更愛的是自己。 一個女人對一個男人百般忍耐, 包庇, 除了愛, 還有不能輸的好勝心。

既然已經得不到丈夫的忠誠,唯一可以做的就是緊握那忠誠的光環繼續死守在這個男人旁邊,不讓他倒下去,否則以前所做的都是白費;不讓他倒下去之餘更要助他扶搖直上,為一個過氣高官忍屎忍屁值得, 還是為香港最高領導者忍辱負重值得?

我猜唐英年想做特首的意慾不及唐太想做第一夫人的慾望大, 其實不﹣能﹣輸﹣的﹣是﹣她。

1 comment:

Anonymous said...

最後勝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