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23 November 2011

我們的社會

最近H&M 發賣限量版的VERSACE X H&M,一如以往的名牌crossover系列,被極速秒殺,有人即時買得,即時放得,用排隊的時間換來金錢,一串光陰一串金的真實寫照。更厲害的就是iphone, 每次產品升級都為市民帶來了一次商機,今次iphone 4s的排隊情況更可見炒賣無分種族。花三天去排隊,買盡每人限買5部的限額,即時放售,假設每部最高賺二千的話,72小時便賺了一萬元,時薪有$138,難怪吸引那麼多人去打這一分臨時工。這些排隊黨霸佔了真正用家的消費市場,等著用又買不到的要不買水貨,要不再等下一批貨,但如VERSACE X H&M這些限量的,賣光便算,入手無門。


這些年來香港人好像從來沒有改變過,仍然那麼渴錢。

今時今日可以白手興家的window 愈來愈細, 就算只想安份守已的打份工也有可能一個金融風暴地產海嘯而失業,就算公司一直賺錢也有因控制成本而裁員, 最易搵食的那一門叫樓宇買賣,如果沒有幸投資物業市場,一個打工仔可以富起來的機會很微。

以前十分厭惡這些排隊黨,但當最低時薪是$28午餐肉一罐都要廿蚊,排三日可以賺成皮的時候,又覺得情有可原, 這不盡是急功近利,愛賺快錢,同時也是賺生活,在香港的生活愈來愈艱難。


民主派在區議會選舉失利有人歸究建制派的「蛇齋餅糉」作怪,是看小市民也看小自己,半山居民也不投陳淑莊,應該徹底檢討,不是埋怨,看那梁家傑那一派你們有問題, 我沒有問題的咀臉,真想扯巴佢。「蛇齋餅糉」這些「小恩小惠」的目標群是長者,不會是關心社會的八十後,更不會是半山選區的中產。老人家當然會欣賞這些小恩小惠,覺得民建聯關心他們,長者可以在社會得到的福利太少,他們的生活也很艱難。


小一自行派位結果公佈,有家長埋怨學位為世襲壟斷,十分之不公平。這個社會就是不公平,最好從小向小朋友瀖輸這個概念,不要向他說那些人人平等的鬼故,免得日後他們得知一些店舖因為以較平的售價出售汽水,公仔麵而遭供應商封殺而神傷。


怪獸家長說自己也不想做怪獸,只是眼見人家的孩子兩文又三語,鋼琴又二胡,習泳又跆拳,又豈能坐以待斃;做足以上種種都不過是基本要求,不一定做得成社會精英,只求培養小朋友的競爭力,不想子女日後淪為排隊黨而自責,做家長很艱難。


有調查說港人眼中的快樂人物包括徐子淇及李嘉欣,最快樂的事是政府派六千蚊。徐子淇未生仔之前應該不算快樂,現在可能好一點,嫁個有錢人便代表快樂這個想法好像很膚淺,但未做過有錢人,總會幻想一下每朝不用起床上班,有花不完的錢的感覺。


明年便是2012 年,如果真是末日年的話,還選徐子淇為快樂的代表人物的話,好像有點說不過去。

那甚麼是快樂呢?大概是亂寫一下,有人來看,甚或按個like便是快樂了,雖然生活依然艱難。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