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22 September 2011

誤人子弟是功德

死因庭開始審理中四生在校跳樓案, 看看証人的供詞。

「訓導老師林錫榮供稱死者在「敬師日」罵其他同學「廢」又指同班同學被視為垃圾令老師及學生「好嬲」。事後校方將死者隔離在教務處數天是為免他激起老師及同學的情緒。」

聽講有思覺失調的是死者, 請問明知學生有病, 為甚麼要為免激起老師及同學的情緒而隔離他?為甚麼不是為免激起死者的情緒而安撫其他同學及老師, 請他們諒解同學是因為有病才會罵人?

「數日後校方急急召開會議商討處罰由於找不到死者的主診醫生經諮詢心理學家及社工意見後於一周後即 5 14日通知其父母會記死者大過並要求他公開道歉及要在老師監督下服藥。」

知道學生有自殺傾向仍然以對付一般學生的手法去懲處他, 找不到主診醫生, 便找來甚麼心理學家和甚麼社工作樣商討或作擋箭牌, 急不及待要施下馬威, 誰比誰更病?

「林老師指出教育局無指引如何對待患有思覺失調的學生加上死者有自殺傾向作為老師深感壓力希望獲得當局更多支援。」

如果教育局要出指引, 指導學校如何對待有思覺失調的學生, 那麼應該要同時推出如何對待躁鬱症,抑鬱症, 焦慮症, 驚恐症,精神分裂, 以至愛滋病, 心臟病, 牙周病的學生。

你有壓力, 我有壓力,這是一個鬥快病的社會, 做不成先病那位, 便做好「正常」的角色。知道學生有思覺失調, 作為老師要經常和患者相處, 出於好奇又好, 實際需要也好,為何不能自發性上google了解一下此病症, 沒有聽過「書到用時方恨少」嗎?難道要有指引才懂上google?

如何與精神病患者相處,幾近一種普通常識, 看過些少電視劇也會知道應該不要刺激, 要了解, 要關心。繼基準試之後要不要再開一個通識試?

不過, 有個比賴以指引更好的方法,就是再有同樣情況發生, 各位萬世師表可以幻像那個有病的學生是自己的子女,放低自己高人一等的身份, 將心比己,用多點愛,落手應該沒有那麼重, 也許可以留條生路。

2 comments:

Ogake said...

這個案件,沒有人想發生;發生了,也就希望從中可以得到教訓,避免同類事件再發生。

當然,我亦認同校方應該可處理得更好。

基本上,基於私隱問題,是不能向其他學生透露死者有病的,當然你會說傷風感冒也是病,也不會不能向他人透露吧? 但由於死者並非傷風感冒, 而是非常敏感的思覺失調, 如何處理先要考慮會引致的後果, 尤其是"因為他病才罵人"這個解說,更會令同學追問下去;更甚的是,同學向死者追問的話,就更難處理;死者可能會被歧視,甚至被孤立,對死者及學生也不公平; 再下去,其他家長得悉的話亦有可能會要求學校好好處理死者,免對他的子女構成危險等, 死者父母亦可向校方投訴殘疾歧視, 牽連甚廣, 故最合適處理方法反而是處理"個人", 而非"整個團體"

寫文章的記者說:「數日後,校方急急召開會議商討處罰......」,如果不用"急急", 改用"立刻", "處罰"改用"處理", 會不會正面得多?

「由於找不到死者的主診醫生......」, 經驗告訴我, 醫生們都是忙得不可開交的, 我也試過有學生attempt suicide, 送入醫院精神科, 打上病房基本上是聯絡不上醫生的, 留言請他回覆也石沉大海, 有時, 校方也很難做, 我都好想搵到佢有得問清楚呀!

但對於公開道歉我則反對, 這樣對任何一方也沒有好處。

關於指引,當然某程度是作為辯解的理由,但同時亦有其實際需要的; 現在全港已推行Whole School Approach的時候, 有更多有不同需要的學生入讀normal school, 而老師卻欠有關的訓練及支援, 老師也不易為呀~ 增值自己是重要, 但說他不去找一些資料參考下, 自己睇下然後就可以識處理, 對他們欠公平; 假設學生真的如你所說有心臟病, 突然病發, 然後有位老師說他在網上看過點處理, 就讓他來處理的話, 你會讓他處理嗎? 如果事後有甚麼不幸的事, 老師向傳媒說他憑網上看過學到的方法去處理該學生, 你又有甚麼感覺?

我相信老師是知那些factual的東西, "不要刺激, 要了解, 要關心"怎會不知, 但卻不知如何處理才是最合適吧!

Leo said...

Ogake:

you should post this in your own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