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29 August 2011

鮨処光


最能引起寫作慾的食肆, 一是很好, 一是很差 。 想寫這間食肆想了兩個月, 但一直寫不來,它在中游位置, 不過不失, 分享一下

日本東北海嘯, 輻射危機, 沒有減退大家愛日本海產的熱情, 新店開完一家又一家, , 位於天后的「 鮨処光」就是其中之一。 天后區區內的競爭都可算十分激烈, 隨便數數也有「悅」, 「順」, 還有大坑的「鮨辰」, 它能否站得住腳呢?

「鮨処光」的賣點應該是那位從「千里之月」過檔的Andy, 聽聞有頗多以前的客人也有來新店捧場, 不過不是我, 我是友人帶來試新店的。這晚由 Andy 發辦, 看看有沒有驚喜。

前菜三款..嗯,很普通, 味道一般。



第一款的刺身是平貝, 師傅拿出來的時候, 以為只是開一隻然後切兩件, 餘下的留下給其他客人, 殊不知整隻也是我們的, 於是兩個人, 每人四件。平貝爽口, 新鮮, 不過不是鮮甜,師傅著我們混些海鹽一起吃, 不過沒有甚麼大分別。


接著是鯛魚, 甚麼鯛不記得, 這一款師傳建議夾著那些花一起吃, 我試了一片, 不建議, 還是喜歡用醬油。


接著是金目鯛, 鮮甜;下一款是紅衫, 對, 師傅是這樣說的, 紅衫, 厚切。


金目鯛, 留意那些花


這是紅衫

再來是一碟水茄子, 不是說水茄不好, 但份量太多了。


北海道帶子, 這很出色, 不過要先撇開師傳放了一點在帶子上面的黑松露醬, 這味松露醬味道太濃, 把它放在刺身一起食用, 搶了所有鮮味, 我接受不了。


接著是一杯海膽, 難得師傳在我申報了不吃海膽之後, 還堅持要我試試,說這和平常的海膽不同, 好吧, 既然你堅持我也欣賞你的堅持,一口把這UNI SHOOTER 喝了一去, 果然, 感覺不到海膽的質感, 味道, 因為已吞了。


一心想來吃KinKi , 可惜我們即日訂位 , 未能預訂食物,願望落空了, 師傳便推介一款能媲美Kinki 的赤鯥魚, 亦果然, 十分肥美。伴著赤鯥魚的是冰菜, 第一次見, 閃閃露珠披在一身翠綠, 入口清甜, 卻有海水鹽味, 很特別。

冰菜很特別

到了壽司的時間, 老實說已經有八成飽, 於是(只)吃了帶子,燒拖羅 , 海鰻及燒三文魚腩, 壽司飯也做得不錯。

海鰻

燒拖羅

這裡的好處是師傅十分慷慨, 那赤鯥鯛之厚身, 魚本身肥美,入口如啖豬肉, 感覺很茹毛飲血, 這對我來說也是不好處, 不過, 燒拖羅那片拖羅再厚也沒有問題 ,這是個人口味, 不影響店家的來貨質素 與及師傳之熱情。


很好的「上喜元」

這是如豬肉的赤睦


會不會再來?也許。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