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27 June 2011

那誰不會是火鳥

最近有兩首廣東歌, 令我對流行曲再度產生興趣, 就是蘇永康的「那誰」和楊千嬅的「火鳥」。 歌者都是八九十年代走來的 , 兩首歌都有一股令人返回流行曲最黃金那段時空的味道 。

「那誰」的旋律一般但有黃偉文的詞, 加上一個拍得甚有劇場感加梁祖堯戮力演繹的MV, 加了分, 後來索性做個劇場版,有點久違了的old school feel ;劇場版最好的都是「赤裸的秘密」, 這個望塵莫及。

「火鳥」是林夕加陳輝陽和楊千嬅的組合, 自不然想起「少女的祈禱」, 不過少女已經成為少婦, 祈求沿途未變心,變成火浴鳳凰, 雖則不合丁太的心境,不能人歌合一, 但有這個組合,如果寫真命天子類的歌未免浪費。

兩首歌的主題其實是一樣,不過層次便不同了。「那誰」是說死裡逃生, 「火鳥」, 顧名思義就是死裡重生。

逃生是不顧一切, 走為上著, 說好像容易,但要逃離一段感情又談何容易, 立定心腸離開前,中間的過程要經過幾許掙扎, 兜轉;不過一旦下定了決心, 除非不想走, 要走的一定走得到。

重生是逃生之後的步驟,難度更高。火鳥要重生必先投入溶爐 ,先死才得以重生,悲傷不達至某一個程度是沒有重生的必要。

很多人對過去都有一種忌諱, 不提, 不提, 不想重提,敏感處不碰便不知你葬著心碎, 舊夢不堪追真的別問那誰?那誰只可以是張三李四, 認真對待過的人就算告訴自己那人是那誰, 那誰根本不是那誰,騙得人也騙不到自己。

重生是在逃生之後還要有勇氣去覆檢自己的傷口, 不讓你不認人, 更要從頭到尾再re-visit 一次, 承認曾經麻木到願發生的蠢事持續發生;只有肯面對悲哀, 悲哀才會放你一條生路。

一顆心灰飛煙滅化做塵埃,那塵埃已不能動搖你的天地, 看著自己的悲傷卻不覺得悲傷,真的要天國近才會記得這種本領。



1 comment:

Kit said...

聽這歌看你字, 感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