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26 March 2010

吃煮魚的地方 - sodeyama

記得以前在太古坊上班,附近有一家日本料理的名字叫「袖山」,我在想這名字真不吉利「就閂就閂」,即將關門之意,過了不久它真的關門大吉。


輾轉發現「袖山」的師傳袖山SEN翻生現身在渣甸中心的「湖舟小料理」,再過了不久,又傳出袖山師傅和人合資經營新店,也用自己的名字開店,不過今次避了「就閂」,用了”sodeyama”。
Sodeyama 和「壽司廣」同一幢大廈,在銅鑼灣亨利中心十八樓,感覺上它應該沒「壽司廣」那麼貴,不過我都是那一句,看你點了甚麼菜,要死吃拖羅我也幫不到你。


原意是想點一些刺身,再加一個鍋,結果…


左口魚、池魚、牡丹蝦、有機海膽,海螺,生蠔,金目鯛壽司,每一款都有水準,只是沒有驚喜。於是向侍應查詢有甚麼漏網之魚。經她們與袖山師傳一輪商議,師傅提議我們試試太刀魚,說不是經常有貨來港,還替我們選擇了魚腩的位置,sashimi 嗎?不對,師傅說燒比較好一點,那就燒吧。















最怕燒魚燒得乾巴巴,柴皮一樣,這件太刀火喉拿捏得很準確,鎖得住魚的油份,入口肥美依然。
生的吃了,燒的吃了,煮的呢?





喜知次(kinki)是北海道的佳麗,居於深寒海域,外號日本大眼雞,常說很難捕獲,但大多的高級日本料理又都有幾條傍身。喜知次通常有三個做法:刺身,鹽燒及汁煮,總覺得把喜知次做刺身好像有點浪費,kinki肉質细嫩,充滿油分,燒完依然肥,煮完一樣肥,我們的一尾用來煮,這條魚有嗎啡,一開始了便停不了口,直至剩下一條骨,索價$650,合理。




吃不成大鍋也叫了一個小鍋餘興,日本生蠔配仙台豆腐麵豉鍋,份量十足,有六至七隻蠔,麵豉汁很香,助以白飯一流,不過留待一下次,實在太飽,一滴水也喝不下。





Sodeyama 最出色的不是它的刺身及壽司,它是料理之選。

後記:某天想光顧晝食,至電查詢last order 時間,接電話那位女士很確定的說:「兩點半last order,三點閂門。」我來不及說謝謝,她已清脆俐落的掛線。


(小心就閂…)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