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18 March 2010

誰偷走了我的回憶

永利街忽然得以保存,我倒希望政府是有一個陰謀,一個隱藏議程在內,總好過是因為在這裡取景,由政府資助的一部電影獲得海外影展的一個獎項而忽然被保育。這個市區重建計劃太兒戲也擾民,我做菜園村的支持者立即拍一部「菜園歲月」,成功保育的勝算又高了,皇后碼頭真的死不暝目。究竟永利街的唐樓和鴨寮街的和囍帖街的又有甚麼分別呢?不拆永利街是為了滿足社會願望,聆聽市民聲音?那不包括我,早說我對移山填海已經麻木,世界沒有不會死的人,沒有不能拆的樓。


在東鐵還是叫做「電氣化火車」的時候,每逢乘搭「火車」途經界限街,我都不期然會把目光集中捕獵一座建築物,在那千鈞一髮之間搜尋我上過課的班房,跑過的樓梯,那是消耗我的童年光陰最多的地方,就是我讀的幼稚園及小學。


大家有興趣的話可以用GOOGLE Hong Kong新近推出的STREET VIEW,在界限街,基堤道附近走一圈,你會發現那裡有一個四周築起圍板的地盤。


那個下午,我如常外出,如常在東鐵經過界限街的時候,搜索我的母校,整座學校如LOST的神秘島一樣,忽然消失了,眼底下的是真的嗎?不能說這是不震撼的。死心不息的我以為下午看到的是幻覺,於是上網查證有關資料,原來這是真的。


回憶是美好的,但位於基堤道的校舍畢竟已殘舊,校舍不時需要進行大型維修,有礙同學學習,校舍現有設施亦未能配合學校發展的需要。有見及此,校董會遂向政府申請原址重建,經教育局批准。現有校舍將定於二零零九年初停用,並計劃於二零一一年九月正式擧用新校舍。」(摘自www.srols.edu.hk)

瑪利諾的鬼樹要被移除,舊生也爭相淚眼相送,樹木有生命,死物就沒有脈搏嗎?

回憶總是會褪色的,人只可以選擇向前看。


2 comments:

boobo said...

"回憶總是會褪色的,人只可以選擇向前看。"
突然感到很无奈。我们是不是都没有选择?

Anonymous said...

愚見認為,回憶,不一定需要實物常存才能保存。要實物在才想起的話,那只是戀物,談不上回憶。人也好,物也好,一直都在身邊的話,很多時反而‘記不起‘要珍惜。人尚且會死,何況物。回憶,是一種思憶,人面全非了,但那窩心的深刻的經歴仍放在心底的一角蘊藏,是你人生的一部份。美好的回憶是要珍藏的,在你心裡,沒有人可以‘清拆‘或‘重建’。要說無奈的話,我認為患上老人痴呆症才是真的無奈,疾病奪去他們的回憶,一點一點地。

祝大家身體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