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25 February 2009

一百萬零一夜(Slumdog Millionaire )

我是一個跟紅頂白的人,所以在「一百萬零一夜」未公映前,我已經衝著去看特別場。這是一部一看大綱已經被它吸引著的電影,貧民窟的窮小子參加百萬富翁,過關斬將之際被人懷疑他作弊,可以引伸關於歧視?貧富懸殊?人性黑暗?

我對這部電影的期望就如一些父母當不成醫生,就希望女子替他完願;我希望在這部電影身上找到關於歧視關於貧富關於人性的insight

不過,在我未入戲院前,一位朋友說了一句:after all 這不過是一個愛情故事。

愛情故事?come on, 一條咁好的橋用來說愛情?

散場時,有現場觀眾拍手,聽到周圍很多人說:好看啊,喜歡啊,我想這是一部會容易令人喜歡的電影,但絕對不是我的奧斯卡最佳電影。

我對「最佳電影」這個頭銜有一點無謂的執著,稱得上「最佳電影」要符合某些要求,最基本的條件是有insight。甚麼叫insight?簡單來說即是有令人有嘢袋落袋帶走,對我來說Benjamin Button做得到,Slumdog Millionaire 做不到。

Slumdog Millionaire 是一套很聰明的電影,先有一個大道理幌子,再加一個瘋魔半個地球的遊戲作包裝,串連印度貧民窟的現況,來說一個簡單的勵志故事,這是一部低成本的大片。

同樣的故事可以拍一個大陸版,但就算一樣由Danny Boyle 來拍,效果絕對不一樣。大陸也一樣有小童乞丐,還可以加插吃貓吃狗的情節,但Bollywood才是電影的致勝之道。外國人對印度是十分狂熱,不論是電影音樂服裝咖哩,是印度feel的已自動加分。當然不能抹煞導演和一眾幕前幕後工作人員的功勞,但始終不是我的「最佳電影」之選。

直至……

奧斯卡頒獎典禮當日,從電視上看到一眾由印度遠赴洛城的小演員踏上紅地氈,他們大部份都是第一次坐飛機,他們接受訪問時表演得十分雀躍,爭相搶答主持人的問題,撞哂咀,十分搞笑。

最佳導演是頒給導演,剪接是頒給剪接,都是個人的榮譽,只有「最佳電影」這個獎全體人員可以真實的分享那一份光榮。如果Slumdog 得不到大獎,小朋友們準會有少少失望,在這情況下,我又讚成最佳電影應該是「一百萬零一夜」,拍過這部電影,坐飛機,接受歡呼聲,上台領獎,對他們來說應該有一點夢想成真的味道,還有在電視機面前收看直播的鄉親父老興奮得摔甩了頭,這一幕比電影那段永不放棄的愛情更動人。

既然電影帶出的其中一個訊息是人間有希望,就從一而終吧。

1 comment:

paklam said...

cant agree more
i really hate the love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