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12 November 2008

雷曼苦主苦之謎

今天下午立法將會就是否引用《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來調查雷曼事件進行表決。一直未表態的民建聯一連兩天受到一班雷曼「苦主」衝擊,又哭又跪希望民建聯投贊成票。結果民建聯宣佈明天將會「順應民意」,條例獲通過的機會頗大。
看來大家又染上了理所當然症。為甚麼以為要求查過水落石出就一定會真相大白?為甚麼以為真相大白就一定於己有利?各位「苦主」你們要目標清晰,你們的目標不就是要銀行償還本金嗎?除了上街遊利都要留意一下時事。自迷債事件發生以來其實已斷續地有「苦主」入稟法庭向銀行索償,隨即獲銀行主動要求和解,各「苦主」都聲稱和解條款滿意或十分滿意,可見banker其實是生不入官門之流。明天如果條例獲得通過,立法會就會傳召銀行代表出席調查,銀行因此要調動大量人手去應付,又面對可能需要裁員,人手更加緊絀,一個人做四個人工作,結果就是大條道理將回購問題也放慢處理;已經在調查,還回甚麼購?距離得還本金的目的又遠一步;調查的過程唔使審也知道將會十分冗長,調查結果會否如「苦主」所願也沒有保証。「苦主」若果覺得銀行銷售手法有問題,何不採取法律行動?而要拿香港國際金融中心的形象來冒險呢?這是損人不利己的。
對於所有迷債[苦主]的遭遇,其實我深表同情。用「」括住苦主一詞是因為我覺得他們其實不苦,應該說有更多人比他們苦,目黑壽司,U-Right,泰林,乜乜海鮮酒家的員工不苦嗎?中信泰富的小股東不苦嗎?又不見有中信泰富小股東大聯盟要求立法會調查中信泰富炒燶accumulator 而導致股價暴跌事件?
不要有濫用苦主這個那麼感性的稱號,他們只是投資者,失利的。

2 comments:

小四 said...

由頭到尾我都吾認為他們係苦主。若果他們係苦主﹐那麼股市損手爛腳的那批該怎麼辦呢?
況且立法會又吾係法庭﹐查出誰是誰非又如何?定龍咪出一份報告叫銀行改善等講左等於無講的廢話﹐查出邊個錯並吾等同即刻有得賠。班苦主未必個個有能力打官司﹐他們根本係想政府包底或者政府逼銀行賠錢﹐他們一個仙都不用出。

聶秀康 said...

totally agree / your idea. Think a lot of poor people than that 雷曼苦主.其實吾多覺得佢地有幾苦!我吾讚成成立xxx會,個point吾係咁,maybe係比立法會議會誤導啊!工具!好多x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