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23 April 2008

人間蒸發也會有人發現的發現

我的右邊乳房近的某個位置長出了一粒約一顆珍珠米大的疑似瘜肉,已經兩年有多了,一向是不痛不癢。上周末開始覺得隱隱作痛,隔一天再看看它,好像有個癑疱,裡面有些黃色液體,珍珠米由一顆變成了三顆,今次真的不得了,想逃避的事終於發生。由珍珠米長出長之後,我都一直想,終有一天為了它要去見醫生,但我是一個諱疾忌醫的人,傷風感冒我不諱,諱的是一些要檢驗才知患上了的潛藏疾病,所以我活到至今都未曾作過一次認真的身體檢查,生怕一驗不可收拾,我知道這個想法是不文明的,誰告訴你懂寫字就是文明人?
說回珍珠米,當我意識到要去見醫生時,有點忐忑不安,萬一……都只是得一個萬一,萬一驗出我得出乳癌怎麼辦?腦海中,葉麗儀汪明荃蘇絲黃,天生一對的楊千嬅,一一湧出來;當然又想想自己買的保險加公司的保險夠不夠cover 我住私家病房?公司的有薪病假有多少天?應該帶甚麼書入醫院看…
無聊得很。星期一上午往見醫生,10點正打電話往醫務所掛號,護士告訴我前面有4個病人,著我至少一個小時後才到。當然,其實我心裡萬分焦急,希望快點有分曉,於是我搭正一個小時之後便到達了醫務所。我報上名,然後坐下,護士吞吞吐吐的告訴我,我前面有6個病人,提議我不如先吃午飯再回來。我根本不想追問為甚麼我打電話來時說我前面有4個人,來到時變成 6個,護士們操控病人見醫生的先後次序根本就是黑箱作業。於是我沒好氣的到樓下city super 吃了一個炒飯,就在我吃完炒飯的時候,護士電我,說現在可以上去。我又急急的從時代廣場快步回舊三越。踏入醫務所,護士哎呀一聲,然後說剛才是真空的,現在排你前面的人又來了……她用眼神瞄一瞄在醫務所的5 個人,包括:一個母親,一個工人和3個由8個月至8歲的兄弟。他們仨的一個症就看了半個小時,老大老二見完醫生之後,由工人帶出來,尖叫、奔跑、爭吵、開門、閂門,那位山東籍工人只是微微笑的對著他們。禍不單行,這時候又有一個阿嬸走進了醫務所,護士失笑,留意─是失笑的告訴我:葉小姐,排你前面的又來了。我唯有「哦」了一聲,又繼續等。等到三兄弟離去,阿嬸進去見醫生,只剩我和護士,不知她是否為了表示歉意還是跟我一樣覺得很悶,她開始講事非。她說剛才那位太太跟我的年紀一樣,已經有3個孩子;不過不怕啦,她的娘家很有錢,多生幾個都沒問題…做大生意嘛…她的奶奶是CEO,老公…都是話事人……那個工人時薪伍拾……
我都只是以係咩?哦…係呀?來回應;我的心在想,下個到我了,開始組織要跟醫生說的話。

「葉小姐你好哦,上次就因為有細菌入咗喉嚨導致發炎,同時間要去旅行,所以有點擔心,開給你的藥物要48小時才生效,那你後來有沒有事?」胡醫生每次都會以回顧前一次的病情作為開場白,然後就會問:今天有甚麼事令你擔心?

我徐徐道來珍珠米的發現,過程及轉變。胡醫生亮了箍在頭上的小圓燈,替我檢查了一下,真的只是一下,然後說:這個多數多數都是屬於良性的,我建議你找一個專科去檢查一下,最好整顆把它拿掉,然後拿去化驗就最穩當。他拿出卡片盒,翻了翻,一邊說:「你可以去找…黃亭亭,不過現在她經常爆滿,可能女人都喜歡看女醫生吧,你先致電她的醫務所,告訴護士你的情況,看看她們能否替你預先安排;如果告訴你要排到下個星期你就去找另一個。」他再從卡片盒多拿兩張卡片給我。

離開醫務所的時候,我拿著 3 張卡片,決定先致電黃亭亭。
「黃醫生醫務所。」
「唔該,我想約黃醫生。」
「睇過未架?」
「未。」
「咩事睇黃醫生?」
「我……」
下刪100字。
「唔……星期四下午3點,最快架啦。」
「哦……咁…我再約。」
我只想以光速了結珍珠米,今天才星期一,等得太久,我還有兩張卡片。
誰不知護士在電話的另一端挽留我。
「黃醫生今日下午和星期三全日都會在醫院做手術,星期四已經是最快了,我現正在confirm 她的booking,看我能否把你先插進去,你留下你的電話,我晚一點回覆你。」

我都說護士安排病人見醫生的先後次序是黑箱作業,這次我是受惠的。

我獲得明天上午十一時見黃醫生的安排。
那是一幢醫生雲集的大廈,黃醫生的舖頭在12樓。出電梯轉右,一堵白色外牆,牆身上的幾隻字不是黃亭亭醫生醫務所,而是用英文寫出來的:The Breast Surgery.
哦,真的是專科。推門而進,左手邊是一個半圓形的等候區,右手邊是登記處,登記處的後面,可以看到有4, 5 個護士在活動,好不熱鬧。坐在等候區的有4, 5 個中年女人,有的單拖,有的有伴。
整個過程十分之機動化及流水式。首先有護士問病歷,然後再回等候區,約過15分鐘之後護士就會叫你進入一間小房間再等候。小房間有幾本沒有人會有興趣看的醫學雜誌,還有一扇窗,拉開百頁簾可以看到鬧市的車水馬龍,我在想這個小房間的作用應該是讓見醫生的人可以先平伏一下心情,過冷河,然後再面對接下來不能預知的事實。3分鐘之後,我眼前的就是黃亭亭─醫生。
黃醫生的年紀應該50左右,不及肩的直長髮,齊整的流海,瞼上架上一幅四方型的金絲眼鏡。「hello,請坐。」黃醫生先跟我打一聲招呼。我甫坐下,黃醫生已經說出我的情況,就是剛才護士問的哪些。

「膿水流出來了多少天?」
「沒有沒有,只是有一個膿泡,沒有膿水流出來。」我忙不迭更正。
「哦,沒有流出來,好,那我先替你檢查一下。」
說完,黃醫生就帶領我進入隔壁的房間。
有一張床,一些機器和兩名正在等待的護士。
我躺上床,護士替我把衣服拿起,黃醫生一看到那粒珍珠米就說:
「哦,就是這粒。這個處理很容易,我再看看你乳腺的組織正不正常,再跟你說可以如何處理它。」
接著,護士就把一些啫喱狀物體倒往我的胸部,呢,跟孕婦做超聲波時的程序一樣。我感覺胸部涼涼的,隨即黃醫生就用那枝超聱波棒在我的乳房上遊走。

「你可以看到那些全是正常的乳腺。」黃醫生說。

我側側頭看著那黑白的螢幕,黑色和白色的線,心想:都唔知點睇…

不消兩分鐘,檢查完畢。

其後,黃醫生跟我說要處理那顆花生米非常容易,就要把它割下來,再拿去化驗,手術的過程只需一分鐘。如果我決定做的話就下午兩點鐘再回來。

做,當然做啦,我想把它擺脫哦。

正如黃醫生所說,整個過程很快,亦正如手術開始前醫生說割下來的時候不會痛,最痛的就是打麻醉針的時候。護士替我戴上了眼罩所以我看不到那枝麻醉針有多大,但它是針打到的地方叫胸部,我頂你個肺……
完成手街後,醫生給我看一看那粒浸在藥水中的珍珠米,原來都有一粒花生米那麼大,很醜樣。

兩天之前,護士電我,告訴我化驗結果是一切正常,那一刻原來有鬆口氣的感覺。
好了,以上的內容又和標題有甚麼關係呢?

因為這個小手術,我天半沒有上班。第二天,有幾個經常和我msn的朋友都問我為什麼昨天不上線。這令我想到,如果有一天我忽然人間蒸發,過不了兩天準會有人發現,都不失為一個發現。

4 comments:

lululu said...

god bless!

Fun said...

講咁長,嚇死人咩~

paklam said...

真係好突然wor, 無事就最好啦, 仲可以即刻食飯 "D

take care la

Anonymous said...

係呢,我都有呢方面問題,請問黃亭亭醫生醫務所的電話,地址係?? 麻煩你了^^